走進婆羅洲~暗影獵人

《星洲日報》副刊

24-8-2017

張貼在 副刊:圖片說故事 | 發表留言

當社會漸失溫度

星洲日報

今年5月在廣州參加媒體研習班時,和一群散佈在五湖四海的媒體人聊起中國的變化,這些分別在美國、紐西蘭和澳洲等地工作的媒體人都驚嘆,無現金交易的支付工具是徹底展現中國的軟實力。

這些媒體人生活在被喻為文明和象征進步的西方國家,在中國的土地上接觸到舉凡購物、用餐和使用公交系統等,付費前先被業者指引往牆上的二維碼掃描,他們和我這個來自大馬的媒體人一樣一時難以適從,只能尷尬向業者坦承我們非在地人,只能現金付費。未來5年、10年,紙鈔在泱泱大國會否消失無蹤,在阿里巴巴集團今年4月已宣佈成立“無現金聯盟”,落實無現金體系社會不再是個夢。

也不僅是商販,連街頭藝人,甚至是乞丐都逐漸採用無現金作業。我在上海就曾在一個微涼的夜晚,在昏黃的街燈下佇足聆聽街頭藝人抱著吉他,用充滿磁性的嗓音彈唱。陶醉于藝人的歌聲中,隨音符揣想詞典的意境,卻無意間瞥見在街頭藝人前方擺的不是捐款箱,而是醒目鮮明的二維碼,頓時有被突然拉回現實的突兀感。

多年前也曾在南京舉行的報業大會上,目睹一家報社推出的販報機。大伙兒贊嘆科技的進步,也奢望有一天在大馬也能有販報機面市,解決棘手的派報問題。科技的腳步推促人向進,即使今天再讓新生代聆聽30年代紅極一時的《賣報歌》,恐怕也無法想像報童邊走邊扯開嗓門賣報紙的情景。邁向無紙作業,電子報應運而生,加上網絡時代改變了人們的閱讀習慣,在當天還未亮,派報員“啪!”一聲把卷好的報紙拋入訂戶的車房,假以時日恐怕也成絕響。

不止是無現金、無紙作業,無人零售的模式盡管還在摸索的試驗性階段,但將來勢必成為趨勢。台灣《財訊》對此進行專題報導,指無人店消費模式的開啟,台灣將有200萬服務大軍在消失中,未來有25%的工作將被機器取代。當阿里巴巴集團開設首家集商品購物和餐飲于一身的無人店“淘咖啡”,輿論關注的是商品價格昂貴與否、退貨問題、人工成本和便捷性等,我想起了網絡瘋傳的中國大媽妙評無人超市的片段。大媽妙語如珠反問記者無人超市的東西是不是更便宜、有沒有假貨,反譏記者問問題沒有直擊重點,沒有了解百姓最關心的問題。

從經營角度,大眾最好奇的是無人超市究竟如何作業,經營成本能降低多少,多長時間能回本。在人力需求遽降下,社會的考驗是失業大軍人數的暴增,該如何安置這些突然斷炊的失業者?當失業潮席捲而來,經濟發展也難逃籠罩在陰影中,相繼而來的是可能是包括罪案激增的社會問題。從人性的角度,人的誠信和道德素質必然將是決定無人店的成敗,在看似便利及符合大趨所趨下,我所關心的還有,當未來一切可以靠一機搞定或是以自助方式完成,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會不會更顯疏離?當機器取代人力,我們在享受更便捷的消費模式或服務時,人在無須開口也能輕松辦妥所有事情,意味人與人從眼神接觸、言語上的溝通機會都隨之遽減,本已是低頭族的人們會否更顯冷漠,社會是否漸漸失去溫度,人情味蕩然?

比起自挑貨品的便利,不知還有多少人和我一樣,偏愛逛傳統市集,在挑選和討價還價聲中享受和攤販哈啦的樂趣。在人聲鼎沸的菜市場,此起彼落的剁肉聲,還有吆喝拉客聲,都是一座城市最美的風景線。套一句潮語:這叫接地氣!

各種冠上無人作業名堂的營運模式,固然物品齊全,帶給人們方便快捷,唯獨欠缺的是愈顯稀缺的人情味。

19-8-2017

《星洲日報》綿里藏心專欄

張貼在 綿里藏心 | 發表留言

走進婆羅洲~水中“特訓”

IMG_2539

《星洲日報》副刊

17-8-2017

張貼在 副刊:圖片說故事 | 發表留言

感恩有您!

我們一起合影。Vivian Ng(左起),劉麗寶、拿汀阿瑪黃彭玉蓮、Donna Wong及我。

感恩有機會出席砂健與美協會舉辦的“健康的呼喚”講座,同時,與Vivian Ng 在講座上一起擔任司儀。

聽到協會會長拿汀阿瑪黃彭玉蓮一直鼓勵癌症患者不要放棄生命!

劉道憲先生的心路歷程分享,讓人感嘆生命的珍貴。昂然面對及堅毅的決心,非常的重要。

聽劉麗寶小姐的分享,受益不少。

講座的團隊合影

13-8-2017

張貼在 朋友情 | 發表留言

中國基督徒要走中國路

專訪中國基督教三自愛國運動委員會主席傅先偉長老

基督新教在中國發展至今已有兩百多年的歷史,截至2015年依據全國各地基督教會的名冊統計反饋,中國的基督徒人數約有3800萬人,這數目還未涵蓋慕道友(意即尚未受洗,在中國只有受洗的基督徒才能納入名冊)。若把慕道友計算在內,基督徒的人數介于4000多萬到5000萬。

然而,以神州大地近14億人口來計算,四五千萬的基督徒人數只占不到5%的人口。中國基督教三自愛國運動員會作為中國承認的合法組織,其主席傅先偉接受《星洲日報》獨家專訪時指出,基督教要在中國取得長足的發展,必須擺脫基督教是"洋教"的刻板印象,走一條屬于基督教的"中國路"。

基督教要走"中國路"

傅先偉直言,要擺脫西方思維就必須有自己的神學思考,畢竟西方思維有別于東方思維。好比"龍"在西方人的眼里猶如魔鬼的化身,在東方人的眼裡,"龍"卻有崇高的地位。對中國人而言,龍代表文化,是習俗的一部分。聖經《啟示錄》里談到的龍和中國人口中所說的龍被混為一談,也因此為中國人帶來理念上的困惑。

傅先偉在家族中是第三代的基督徒,他回憶兒時祖母就曾來一次大清理,把家中所有有龍的圖案的東西剪掉、燒掉或是扔掉,被扔掉的有者甚至是非常名貴的瓷器,讓傅先偉至今想來都直嘆可惜。在傅先偉的祖母認知,龍就是魔鬼,必須扔掉或打碎,即使是被視為吉祥象征的龍鳳被,也必須狠心一刀剪掉龍的圖案。

“這種情況會讓百姓對基督教難以理解,這就是神學思考為何要中國化的原因。"

再來是華人視為傳統的祭祖,西方差會認為那是拜偶象,這讓華人信徒很糾結,傳統價值觀受到沖擊。傅先偉本身也頗不認同祭祖是拜偶像的說法,他提到十大誡命中提到的其中一條誡命是孝敬父母,祭祖正是表達對父母的思念和尊重,並非拜偶像,兩者不能一概而論。

“再來是傳統結婚儀式要拜天地和拜父母,有些人說我是基督徒,不能拜也不能跪,這完全是受西方傳教士的想法所影響。因此,我們必須從東方的神學角度去講解,對父母敬茶或鞠躬都是一種禮儀,我們必須去糾正西方的思維。"不僅是思維修的改變,傅先偉說,許多西方留下的靈修書籍也要清理,認真編寫符合中國禮儀和文化的靈修書籍。

華樂伴奏,中國曲調編贊美詩

傅先偉坦言,話好說但做很難,基督教要做到中國化,不是一代人,甚至要幾代人才能完成,以漸進式的引導民眾轉變基督教是洋教的思維。他亦提到,在中國一些教堂採用以中國曲調編寫的贊美詩,有別于一般以鋼琴或吉他伴奏,也以二胡等華樂伴奏,致力于做到聖事民族化、中國化,讓基督教更容易為人所接受。

此外,普遍教堂的建築風格是歌德式或英國風,傅先偉提及,過去在上海,也有傳教士建築富有中國風的教堂,這讓不少信徒難以接受。

“我們需要教育信徒,教堂只是聚會的場所,不一定是歌德式的才稱為教堂,任何一個民族都可以根據自己的特色來蓋教堂。如此可以給社會一個概念,基督教可以是中國人的基督教而不是洋教,將來接受福音時心裡不會有障礙。"

土地稀缺 辦公樓設教堂是趨勢

談及基督教在中國的發展情況,傅先偉透露,目前中國有六萬多個屬于基督教的堂點,大則可容納逾萬人,最小也可容納四五百人,每個崇拜日少則3場,多則6場崇拜。以每年增加40到50萬名受洗基督徒的平穩發展趨勢來看,現有的教堂尚不敷使用。

然而,目前在中國建教堂也面對土地稀缺的難題,如在東部的沿海地區,建教堂的可能性已不大,把辦公樓改造為教堂已是如上海和蘇州等大城市教會的發展趨勢,目的是增加更多聚會的地方。

受詢及近10年基督教在中國的發展是否面對挑戰?傅先偉認為,在中國的基督教發展氛圍自由,他以建教堂為例,指在中國要建教堂若沒有政府的支持是造不起來。他提到蘇州的教堂,迄今仍是政府提供土地及幫助建設,建竣後再由交教會自行管理和使用。

“我們在蘇州有4所教堂都是蓋在風景區,地點非常好。若沒自由,(中國)政府怎會幫你呢?"

傅先偉坦承,在西部地區穆斯林人口較多的地方,基督教的發展確實有一點困難,例如在寧夏、甘肅、青海和新疆等,中國政府以避免引起宗教沖突為理由,要求勿到回族的群體宣教。

他說,中國政府沒有規定不能向穆斯林傳教,前提是穆斯林必須自願改教,在西部地區就可看到戴白帽子的回族人到教堂參加崇拜,唯回族在中國屬少數民族,基督徒人數也算少數。另外,中國政府也規定所有宗教只能在各自的宗教場所進行宗教活動,不得在廣場或公共場所宣教。

傅先偉表示,中國基督徒人口激增是在文革結束的年代,基于心靈的需要,在教會恢復作業時,當時平均每年增加七八十萬人。他回憶當時有各種有樣的人來到教會,傅先偉就曾在上海遇到一個頗有名氣的作家,這名作家分享偶然路經教堂聽到傳來悅耳的讚美詩,心裡覺得格外平靜而不由自主踏入教堂,最後受洗成為基督徒。

“有者是因為生活中碰到挫折,在工作崗位壓力大、被辭退,生病或是因為家庭、婚姻出現矛盾,希望從信仰上找到鼓勵和支撐。"

言行舉止展現基督徒的特質

受詢及真正的基督徒應該展現的特質,傅先偉強調,基督徒除了信仰上的追求,更重要的是,讓信仰通過言語行為來表達。

“主耶穌說愛人如己,你不能嘴上說施比受更有福,行為上卻做不出來,看到老人在路上摔跤你也不去扶起,這些都不是基督徒該有的行為!別人做不到我們不去指責,最根本的要求是從自己做起。"

他說,中國基督徒人數不斷增加,不是通過發單張或是拉幅勢宣教,最大的優勢是以行為來表達,活出主耶穌基督的真理,這也是對基督徒的要求。謙讓、寬容等特質是基督徒該有的,寬容更是基督徒最基本的操練。

“不要為了蠅頭小利去跟別人爭,要謹記更多的財富是在天國。"這是傅先偉在結束訪問前,對基督徒的勸勉。

  • 認識中國基督教三自愛國運動委員會

為了改變中國人對基督教的觀感,擺脫洋教的包袱,一批中國的基督徒在1950年發起"自治、自養、自傳"為原則的三革新運動,迅速得到眾多基督徒的積極反應。1954年在北京召開中國基督教第一次全國會議,成立"中國基督教三自愛國運動委員會",以團結和引導基督徒,遵紀守法,積本擁護和參加社會主義建設,堅持獨立自主,努力辦好中國基督教會為宗旨。

  • 傅先偉簡介
  • 1944年生,畢業于金陵協和神學院教牧研究生班,第12屆全國政協常務委員。

星洲日報 13-8-2017

張貼在 副刊:《星雲》, 專訪 | 發表留言

愛到極至是放手

《星洲日報》綿里藏心專欄

号称在华人世界影响力无远弗届的知名作家琼瑶在8月1日推出新书《雪花飘落之前:我生命中最后的一课》,再度让这个被形容为“比琼瑶还琼瑶”的家庭纠纷,被搬上议论的台面。

79岁的琼瑶一生写过65本畅销书(还不包括此新书),当年风靡一时,多少青春少女躲在被窝里,边啃琼瑶的爱情小说边噙泪,仿佛自己就是琼瑶笔下那个眼眶含泪,倚着窗台凝望远方的苦情少女。即使后来琼瑶转战影视圈,从最早期的《几度夕阳红》、《庭院深深》、《在水一方》到后期的《还珠格格》和《新还珠格格》等,琼瑶的作品核心始终离不开爱,纵然她独有的琼式台词被评为文诌诌和肉麻至极,但始终无损琼瑶在文坛独占鳌头的至尊地位。

琼瑶65本作品我无一读过,脍炙人口的电视剧我虽曾偶尔当过电视机前的观众,但却是边看边抖落一身的鸡皮疙瘩。但必须承认的是,她充满诗意和富有感情的对白,确实为写作人提供最好的文学滋养。唯独这本《雪花飘落之前:我生命中最后的一课》,我在它还未在马来西亚面市之前,抢先线上订购。不是琼瑶有不朽的魅力,而是琼瑶于心不忍夫婿平鑫涛躺在病塌靠一根鼻味管苟活过着加工的人生,推促她必须写书揭露丈夫的情况,以唤醒大众对追求善终权的醒觉,值得我掏钱买书支持。

我在今年3月21日刊出的专栏文章《善终,最美的祝福》提到善终的课题,一个长辈阅读后特意联络并和我交流,谈到了善终不是新时代倡导的新议题,而是早在《书经.洪范》已提及,现代人常把“五福临门”作为祝贺语,但鲜少人会知道所谓的五福是指哪五福。这五福指的便是长寿、富贵、康宁、好德及善终。我猛然觉悟,老一辈人早已把“好死”视为人生的一大福气!

遗憾的是,在科技发达的今天,医学昌明延长了人类的寿命,濒临死亡边缘的病人却必须在无效医疗的不断抢救下,看似拉长了生命的长度,却在种种医疗仪器的无形摧残下过着毫无品质的生活。

这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痛楚,只要还有一口气还在,哪怕是两眼空洞无光,都在家人的不敢放手下,躯壳还得继续承受无休无止的折腾。

最近三度和高龄85的长辈交谈,每一次谈话都是对生命的觉悟,更是灵魂的激荡。第一次见面,长辈笑谈已同意捐大体但惹来部份家人的不理解,掩嘴笑言谁敢不同意,她就要从棺材跳起来和他“理论”!“总之,我是捐定了!”爽朗自信的笑声中,言语间还有死如轻若鸿毛的自在。第二次见面,长辈推到我面前让我仔细端倪的是她将来安眠之地的模型。“我已经85岁了,总得为自己的后事好好规划,时间到了不要插管,不要急救……”话题触及长辈若干年前陪夫婿隔着玻璃窗见识大体解剖的画面,激赏医学生对大体恭敬弯腰鞠躬,在她炯炯的目光中,我读出了长辈的心意,能捐献大体对她而言是亲手为自己的生命画下圆满句号的最大福气。第三次见面,长辈说起未了的心愿,我拍拍她的手鼓励道:“想做、还能做,马上去做!”,换来长辈点头如捣蒜,呵呵笑说:“趁还没死,得赶快!”这何尝不是在生命走向凋零前,为自己作最后,也是最好的安排?

撇开琼瑶和继子女之间的恩怨不谈,琼瑶不惜自揭"家丑",在作家名气的效应下带动社会去谈善终、正视善终权,是把小爱扩大为大爱,也让社会大众从琼瑶细腻的文笔中审思,当生活从生命中退席,靠加工延续的生命对无意识的病人是极不人道。

当生命已走到谢幕时,我们都需要学会优雅转身,微笑告别舞台。

比起65本小说,琼瑶的新书不但值得读,受影响和受惠的读者会更广。诚如琼瑶所说,当生命走到尽头,放手也是爱。不要加工人生、不当活死人、不当假孝子,爱自己也爱家人就当实践三“不”人生。

12-8-2017

《星洲日報》綿里藏心專欄

張貼在 綿里藏心 | 發表留言

教育可以不一樣

《星洲日報》情懷大地專欄

音樂話劇在砂拉越是少見的,更何況是由學校全權策劃,從台前到幕后,總動員學生參與。
集體的創作,結合了師長的靈感和巧思,鼓勵學生主動報名。誰說,學習只能安安靜靜坐在課室,手捧課本聆聽教師的講解,再死背硬記?誰說,學習就只能是不斷地寫作業,應付如馬拉松式,接連不斷的小考和大考?

曾幾何時,學習已和沉悶、枯燥、乏味、壓力劃上等號。問問身邊的孩子,有哪個不是每天清晨得三催四請,極不情願離開被窩,揉著惺忪的眼睛揹起書包上學?毫無笑容的表情,無神的目光都在告訴你,孩子們學習得不快樂。

古晉的聖約瑟私立學校

上周六出席古晉聖約瑟私立學校(St. Joseph’s Private School Kuching)籌辦的《砂拉越白人拉惹》(White Rajah of Sarawak)音樂話劇,長達3小時的演出,不但毫無冷場,觀眾掌聲連連,情緒隨劇情的高潮起伏所牽引。原本還擔心3小時難熬的我,觀后感除了震撼,還是震撼!

古晉聖約瑟私立學校籌辦的《砂拉越白人拉惹》音樂話劇

連續3晚的演出,場場爆滿。沒有事前高調宣傳,也沒有勞師動眾四處募款,更沒有花錢邀來專人指導演唱,從寫劇本、詞曲創作、遴選演員、佈景和道具、現場演奏音樂和演唱、演員的服裝設計,還有整個活動的流程設計,會場內外的工作人員,從化妝師、引位員到交通指揮,這一場無需外力介入,由師生全權負責,讓我由衷讚嘆:教育真的可以不一樣!

不是因為私立學校的教師素質非一般,也不是因為學生特別靈巧,有機會和參與籌劃的教師一席談,頓然對于教師們花費逾半年的時間策劃,每天花費十餘小時在校構思和訓練,且教師在學生演員間還得分飾黑臉和白臉的角色,間中付出無法用金錢衡量的勞力和心力,為他們這股真正活出教育的精神而肅然起敬。

《砂拉越白人拉惹》音樂劇演出現場

演繹《砂拉越白人拉惹》的史跡並不輕松,事前除了須大量搜羅相關的史料,還必須認真鑽研資料,從揣摩當年的情境再透過劇本重現當年,喚醒已漸被砂拉越人遺忘的歷史。音樂話劇的成功不但在于讓師生上了一堂印象鮮明,活潑生動又有趣的歷史課,深植在學生心中認可砂拉越人身份,全心擁護砂拉越的幼苗,這不是靠一般死背歷史書所能做到。

劇中穿插多首由教師詞曲創作的英語和馬來語歌曲,當中一首《Kamek Orang Sarawak》,以砂拉越的甘榜馬來語,樸實道地法描繪砂拉越人日常生活的面貌,“我們同桌吃飯”(Makan’kat satu meja)、如何能被分離(Gineh dapat dipisah),我們是同一種族(Kamek sigeh bangsa)……,唱入人心。

音樂劇結束后,孩子們沒有因為3小時的演出而流露倦容,他們踩著輕快的腳步,輕擺身軀,口中愉快哼唱“Kamek orang Sarawak……”,我知道砂拉越的情懷已在他們的腦海、心裡生根發芽。

《砂拉越白人拉惹》

謝幕時,幕后的工作人員在音樂和掌聲中揮手繞場,一張張年輕充滿活力的臉孔打從我身邊經過,自信和神彩飛揚感染了我。這才是學生,也是國家未來主人翁應該展現的特質。
什麼是教育?教育是生活,是文化,是人格的塑造,應該帶給人希望。

遺憾的是,大馬的教育還掙脫不了應試教育的泥沼,KPI(關鍵指標)如掛在驢子面前的那根紅蘿蔔,讓老師追得氣喘吁吁,學生累垮趴地。當教育的目的只剩下考試,這場音樂話劇帶給我至深的觸動是,教育不是窄縮在那本看似輕薄,卻讓學生拿起有說不出沉重的課本;教育更不是囿守在課室,在朗朗誦讀聲中揣想課文中的意境,教育應該做到邁出課室走入生活,讓教育躍然于紙上,教會孩子以不同的視野看人生。

11-8-2017

星洲日報

張貼在 《情懷大地》 |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