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孩子親近主

IMG_2887

22-7-2018:海星報

廣告
張貼在 海星報 | 發表留言

快遞服務要改進

IMG_2879

21-7-2018:星洲日報

馬來西亞算是先進國嗎?先進的標准是什麼?便捷快速的公交系統?以鋼骨森林的表相作判斷?還是從人均收入來判斷人民的收入是否符合先進國的條件? 

6年前,一群中國記者到台灣觀光和體驗后,對台灣之行立下“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的標題,這說明人文的素質是直接影響外界對一個國家的觀感。而我終究認為,先進不是空有最先進的設備,分佈再廣的服務點,若缺乏優質的服務,不但一切都是枉然,反而更容易起反效果,讓形象愈加敗壞不堪。優質的服務不是靠設備做到,核心的價值還在于人。 

最近領教了大馬郵政公司快遞服務(Poslaju)的素質,一封普通的郵件花費長達11天的時間竟還不能從古晉快速、安全送到吉隆坡,我的焦慮和不安自不在話下,最讓我不知該笑還是該哭的是,付費收據下方打印:“大馬首屈一指的服務”,讓我不得不“讚嘆”,這服務也確實叫人刻骨銘心啊!

從寄件的第二天開始,我天天上網追蹤郵件的遞送進展,卻是越追蹤越心慌。從古晉寄出,終于盼到第3天寄抵吉隆坡,原想第4或第5天總會順利送到目的地。沒料到,這都是我一廂情願,從第4天開始,我的快遞郵件就這樣靜靜躺在八打靈再也的快遞處理中心,一天又一天過去,它不知被多少文件、包裹堆壓,以致過著暗無天日的悲催日子。 

不能被動的等待,主動出擊總能加速處理進度吧?很不幸,這又是我再一次一廂情願的想法,免付費1-300-300-300,撥了又撥,不是電話接不通,就是無人接聽。好不容易接通了,卻又是一番漫漫等待,十足唸台詞的錄音模式讓你跟著按鍵,最后讓你幾近抓狂的是,電話接不通也就罷了,還強迫你聆聽以嬉笑滑稽方式呈現的播音廣告,你當下只覺得廣告如火上澆油,讓你心中的怒火狂升。放下手機,手機屏幕顯示,其中兩次“幸運”接通的電話,平白各浪費了我生命中寶貴的7分鐘和11分鐘。 

我努力讓自己學習沉著應對,不是有客服咨詢電郵嗎?換來的又是再一次的太天真、太傻。發過去的電郵能用沓無音訊還不足以道盡我的無奈。自己能試的方式都試了,只能厚臉皮請同事幫忙,熱心的同事一天內兩度直搗郵政公司,櫃檯擠滿一群臉孔盡顯露極不耐煩情緒的民眾,大家急切想要知道的是同一個答案:“我的東西在哪?”聽同事的描述,我挺同情前線櫃檯的人員,錯不在她,卻得像八爪魚般疲于應對一雙雙充滿疑惑、憤怒的目光,哪還有手能接聽8小時響不間斷的詢問電話? 

期間,我也嘗試透過大馬郵政公司的臉書專頁詢問,沒得私訊大概是煩不勝煩了,單是閱讀其他網民的留言,滿懷希望的我頓時有種叫天天不應的挫敗,唯一能自我安慰的是,我的糟遇竟還不是最糟糕,有人甚至超過20天,甚至更長的時間還等不到簽收物品,一刷屏百分百留言都是貼上追蹤編號,質問東西在哪?但這些質問不是被忽視就是已讀不回。 

用差勁形容,恐怕還不能全面描繪服務的惡劣。用荒誕來形容快遞變成慢郵的服務素質對大馬形象帶來的破壞力,自己亦覺得臉上無光。 

終于,在引頸長盼的第11天下午,我從南中國海這一端寄到吉隆坡的郵件總算交到收件者的手中。我雖然大大鬆了一口氣,卻不免發出疑問,快遞變慢郵的問題絕不是偶然事故,問題的症結究竟在哪?從寄到送,又是哪個細節或過程出現紕漏?是人手不足的問題,還是網購的蓬勃發展讓郵政公司沒有招架之力,還是郵差們目睹堆積如山的包裹和信件,反正急也派不來,索性慢慢做? 

或許,我該慎重建議通訊與多媒體部長哥賓星到郵政公司的快遞處理中心突擊訪問,了解問題的所在,也好好體驗民眾對郵政公司有種恨鐵不成鋼的心情。

21-7-2018  星洲日報

張貼在 綿里藏心 | 發表留言

走進婆羅洲~輕巧籐盾

IMG_2866

19-7-2018:星洲日報

張貼在 副刊:圖片說故事 | 標記 | 發表留言

閱讀那件事

2.jpg

8-7-2018:海星報

互聯網時代,人們瀏覽臉書的時間遠超過閱讀的時間。不需要什麼實際調查的報告,人們的一些日常形為已經清楚昭示,這是個全民缺乏閱讀的時代,不分種族、宗教、年齡和國籍,更沒有年幼和性別之分。

在咖啡店、餐廳,甚至走在路上,開著車,我們不難發現周遭的絕大部分都是低著頭,彼此都在重複著同樣的動作,姆指不停在劃動著手機屏幕。有些人會理智氣壯告訴你,滑臉書也是在吸收資訊啊,網海里資訊包羅萬象,政經文教無一不缺。國家領導人宣佈了哪些大計劃,社會發生什麼驚悚案件,網媒為了搶攻點擊率必然第一時間上網,表面上是滿足了網民掌握第一手消息的快感,但這種被我歸類為只是瀏覽新聞或訊息的方便,一來缺乏公信力,二來內容短且淺,談不上是閱讀。再者,網絡新聞為了吸引讀者的眼球時刻更新,網民在患得患失下,常期陷入焦慮而不自知。

有品質,具深度的閱讀,對我而言,依然是手捧一本書,靜心閱讀,讀到產生共鳴,讓你情不自禁拍桌叫好的文字,我常會用熒光筆劃上,或是當著練習寫字,把一段優美,讀入心坎的文字抄寫在日記本上。對我進個從事文字和新聞工作者而言,不閱讀等于是停止進步,是墮落和不長進的要不得行為。是自我勉勵也好,強迫自己閱讀也罷,無論是一篇好文章或是一本好書我都盡可能不錯過。遇上長途飛行,或是得在機場等上數小時以便轉機,我選擇閱讀書籍本而捨棄滑手機,那是一種讓自己在漫長的等待中,精神有所依托的享受。

我沒有特別鐘愛的作家,最近便在兩次分別數小時的飛行,閱畢台灣作家吳若權的《換我照顧您─陪伴爸媽老后的21堂課》,這是一本家有年邁父母的兒女都不該錯過的一本書。知名作家龍應台最近新書《天長地久》付梓,我沒急于入手,卻選擇重讀她多年前所寫《目送》,被審稿工作搞得眼冒金星時,我習慣隨性翻閱書中的任何一篇文章,津津有味讀起,不知覺中煩燥的心情也漸漸平緩。

靈命上,我選擇閱讀《每日聖言》,另有一些基督教團體推出的季刊也是我固定閱讀的讀物,對我而言,這是我進行文字事奉時必須吸收的精神養分。

8-7-2018 海星報

張貼在 海星報 | 發表留言

有一種愛情叫馬哈迪和茜蒂

17-7-18

17-7-2018:星洲日報

對首相馬哈迪,我終究認為,眼前還未到評功過的結論。但對相伴馬哈迪一生的茜蒂哈斯瑪,我不得不說,我對她有一份特別的崇敬。她的親和力常常讓人有如沐春風的愉悅。

茜蒂哈斯瑪的柔,巧妙地軟化了馬哈迪的剛。強勢的馬哈迪,在夫人的面前,也常禁不住流露溫柔的一面。馬哈迪以強勢的姿態回歸政壇,重掌首相之職,茜蒂哈斯瑪的柔和樸素,為馬哈迪提供了加分的作用。

前首相納吉在大部分人民的心目中,形象早已敗壞不堪,有太多人嘲諷和奚落他是毀在女人的手中。這種帶有偏頗的說法,我不能認同。自古形容男人的成功,總說是因為男人身后有一位默默支持他的女人,而當男人表面上看似為愛自毀前程,“紅顏禍水”這貶義詞也讓很多女人惹來無妄之災。納吉斷送江山,夫人羅斯瑪受盡唾罵,還得被人左一句河馬、右一句肥婆嘲諷,從堂堂首相落得信譽盡毀,法庭上被指控的被告,納吉本身難道不須負上責任嗎?

當納吉的私邸被搜出大量名牌包包,還有只能以天價形容的珠寶首飾,人們越是厭惡羅斯瑪的貪婪,也越是會喜愛茜蒂哈斯瑪的平易近人。她甘于當馬哈迪背后女人,不講究排場,曾經出席官方場合只拎一個據說是日本品牌的米白色包包。我就注意到,茜蒂哈斯瑪上周六陪同馬哈迪來古晉出席婚宴,手上拎的也是一款看起來很普通的白色包包。

比起羅斯瑪動輒數十萬令吉的名貴包包,茜蒂哈斯瑪拎一款也許也要價數千令吉的包包,但人們不會對她惡言批評,而是會說:“這符合她的身份呀!”。南轅北轍的待遇,也是給政治人物,還有他們的另一半最好的警醒。羅斯瑪即使俯下身摟抱著孩子,用親切形容她的舉動,只會招惹虛情假意的惡評。茜蒂哈斯瑪就不同,馬哈迪在7月10日93歲生日當天,夫婦倆接受童星主持人的訪問,夫妻感情的深厚在真情流露間,讓人直呼太可愛了。你看到這當中的極大差別了嗎?

得中肯的說,在馬哈迪和茜蒂哈斯瑪身上,我們領略到夫妻之間是相輔相成,融洽的夫妻情,相信也是兩人長壽的因素之一。馬哈迪的剛遇上茜蒂哈斯瑪的柔,展現百煉剛也能化為繞指柔的特質。

愛不是靠浮誇的言語和肢體動作去刻意表現,在馬哈迪超過一甲子的婚姻路,兩人都很好的詮釋何謂愛的真諦,一種稱之為細水長流的愛。

在馬來西亞,有一種愛情就叫馬哈迪和茜蒂。

17-7-2018 星洲日報

張貼在 《情懷大地》 | 發表留言

承認,有那麼簡單?

14-7-2018

14-7-2018:星洲日報

承認統考文憑的爭議演變到今天,真的就剩一里路,眼看馬上就要走完嗎?

事情發展到今天,新政府會不會承認?什麼時候承認?其實都不再是我關心的重點。

黑字白紙寫明的承諾,必然得兌現,否則就是公開自我打臉和食言。所以,我一點都不擔心希盟政府敢反悔,希盟的領袖其實內心比我們還著急,因為承諾很容易,來到實踐的階段,用“需要排除萬難”形容,一點都不誇張。

要跨越重重障礙,不是首相,也不是部長說了算,而是先說服保守的社群和教育部屬下的官員得接受大馬將存在兩種的教育制度。前朝政府55年來為何做不到?那是因為從上(內閣)到下(教育部官員),種族主義和國語至上的幽魂一直都在盤踞。對希盟,外在的聲音不比內在的壓力可怕,也更難搞。換了政府是事實,龐大體系的公務員有沒有因為換了政府,腦袋和思維也跟著換,恐怕還有一段頗長的適應期。

一個稱之為pendidikan2u的網站針對該不該承認統考進行民調,數天來參與民調的人次,截至昨日已破10萬人次。民調的結果也從一開始一面倒向反對承認統考文憑到逐漸拉近距離,即反對承認有52%,而呼吁承認統考的民調占48%。表面上看來承認統考的呼聲已力壓反對承認者,看似已取得精神勝利,達到輿論施壓的目的。但我更在乎,也更好奇的是,民調的目的是不是純粹針對教育議題,還是另有隱議程,甚至是為了達到激起民粹主義的目的?此外,這個激起千層浪的民調,幕后由誰主導,動機何在?看來並不是什麼泛泛之輩。

有教育界人士告訴我,這個網站向來是發佈和教育政策和議題相關的內容,對實情的掌握和議題的熟悉,都讓人不得不聯想,操作者是教育界中人,而且還可能和制定甚至是影響教育決策息息相關。我對這樣的說法不置可否,從民調讓人投票再評論,已可窺探這民調在乎的不是最終的民調結果,顯然激起保守主義者的怒火才是他們最終的目的,從反對承認統考文憑者偏激和凸顯捍衛種族權益的言論看來,這才是民調最希望看到的“效果”。

相較于最初表明承認統考必須考量兩項條件,教育部長馬智禮這兩天看來又態度放軟,指必會落實承認統考文憑的承諾,不忘揶揄絕不會像前朝政府般等上60年也還未能落實,更不會在政策上作u轉。我相信希盟不會,也不敢把承諾的兌現期拖上10年、20年,但一句按程序進行也意味當初許諾的“立即”已出現變數,承諾與何時兌現已是兩碼子的事。

其實,吵了、鬧了這麼多年,無論在情或理,對大部分獨中生,包括我在內,政府要不要承認統考文憑已不再重要,更不會糾結于能不能成為公務員或是進入公立大學就讀。60年被當作政治籌碼,迄今還落在一個“等”字的處境,經驗教會我們不要坐井觀天,井外的世界才是海闊天空。

形式上承認很容易,來到了落實階段就變得複雜。要獲得政府的認可,就必須符合教育部的規定,承認后眼前看不到的附加要求會不會陸續浮出台面,這才是我們要好好考慮的。剩下的一里路,要走到終點前,看來還得走一段蜿延曲折的路。

14-6-2018  星洲日報

張貼在 綿里藏心 | 發表留言

走進婆羅洲~莫笑我痴狂

12-7-2018(1)

12-7-2018:星洲日報

張貼在 副刊:《星雲》 | 發表留言

專訪副部長張健仁

12-7-18

12-7-2018:星洲日報

張貼在 專訪, 新聞 | 發表留言

伴你長大,陪我變老

IMG_2834

7-2018:《橋樑》雙月刊

我常對身邊的人說,我不是百分百虔誠的教友,偶有缺席彌撒的時候,卻能篤定的說,我一直沒有放棄過,學習把一切交托給主,無論是生活上的喜怒哀樂,都盼望能按著主的旨意,跨過試煉。

聖堂內,雙膝跪地仰望十字架,我垂著頭為自己的煩惱和犯錯向主傾訴和祈求原諒,我常內心和主對話,輕聲問主:“我能你做什麼?”,思想前后,我自認唯一有的能力是寫作,因此常對主許諾:“我願以文字為主工作,服侍主!”。

是主垂聽我的禱告,或許也是主在測試我的誠意有多真,相繼接獲寫稿的邀約。先是同事立德游說我和他一起在《海星報》寫專欄,接著是古晉聖約瑟總主教座堂的《天窗》季刊也希望我能協助撰稿,后來又再是立德的牽線下,再獲《橋樑》的邀稿。盡管在報社日常的工作繁雜,但實在沒有拒絕接受的藉口,唯一擔心的是撰稿的內容不夠紮實,難登大雅之堂。

《橋樑》予我自由的發揮空間,卻反而讓我陷入困擾,不知該從何下手,什麼樣的角度和內容才能吸引讀者是我最大的顧慮。思緒紛亂時,依然選擇禱告交托,尋求主給我指引。說來也挺神奇,對專欄的想法,內容的構思,還有欄目的名稱都在靜心交托中,念頭和靈感一一閃過腦海。

《童心童行》顧名思義,內容和孩子有關,沒有嚴肅的教條,也不說大道理,只想記錄和兩個寶貝兒子相處的點滴,純粹想從“童”眼看世界,聆聽童言童語,深信放下身段,反而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獲。

為什麼取名《童心童行》?因為我希望無論是孩子還是自己,隨著年齡的增長,思想的成熟,都能時刻保持一顆赤子之心;至于童行,是為人母的我對自己的反復提醒,在孩子的成長路上,不是自顧大步向前行,也不是氣喘吁吁在后窮追,而是竭盡所能和他們保持平行的步伐。“我陪你們長大,你們陪我變老”,是我對這份母子情緣的期盼。

彷彿只是一晃眼的時光,智恩和智濤已分別12和11歲,他們相繼相繼來到我的生命中,那是天主予我此生最大的恩賜。回想當初,智恩是在我們夫妻盼望數年后來到我們的生命中,為他取名智恩,即是希望他是既有智慧又懂感恩之人,而智濤在哥哥9個月大時,悄悄在我的子宮孕育,從懷孕到生產,智濤的誕生用驚險萬分形容並不誇張,故此他的名字有個“濤”字是要紀念他的到來,就如耶穌在驚濤駭浪中平定風和海,把他平安交到我手上那段特殊的歷程。

目前,智恩和智濤是在教會創辦的聖約瑟私立學校就讀。說起和這所學校的淵源,我不得不說,一切是天主美妙的安排!我6年的中學生涯是在由聖母昆仲修士會管理的詩巫公教中學就讀,教會學校辦學嚴謹,講求嚴格紀律的校風,影響我一生,因此對于教會辦學,我是十分認可。在他們還就讀幼兒園時,我多次和丈夫談起,盼望他們有機會在教會學校受教育,但當時周遭的學校除了華小,就是國小,非教會創辦的私立學校或國際學校從來不在我們考慮范圍,雖然按教育部的規定,如常為智恩報讀離住宅區不遠的華小,但心裡仍深深盼望有一天教會能考慮辦學。就在智恩幼二班時,偶然閱報得悉天主教會首開先河,在古晉開設提供中小學教育的私立學校,我既難以置信,又欣喜若狂,聲聲感激天主再一次天主聆聽我的祈求,又回應我的召喚。這所學校無疑是我理想中的學校,即重視英文教學,也強調華文是必讀科,而每周必有一次的聖經課,更是我期許,也認為是最能影響孩子一生的正直價值觀的培育。天主屢屢呼應我的禱告,在文字事工上匍匐前行,是我僅能回報的微小力量。

下一篇開始,我將與《橋樑》的讀者分享兩個寶貝兒子與我生命擦撞的火花,有帶我啟發,也有給我不同的領悟。

6-7-2018 橋樑

張貼在 《橋樑》雙月刊 | 發表留言

謀其事盡其責

7-7-2018

7-7-2018:星洲日報

內閣名單終在本周一塵埃落定,盡管還有3個空缺待填補,但隨著首相馬哈迪表示考慮以委任上議員的方式填補,意味砂拉越在這次至關重要的權力分配上僅能獲得一個正部長和一個副部長是無法扭轉的事實。

這一正一副的分配終究讓大部分人感覺失落,有者甚至有“上當”的憤怒,尤其是張健仁僅受委副部長,讓一些火箭的鐵粉不免埋怨行動黨秘書長林冠英公開許諾后又食言,且未曾公開為自己替倪可敏和張健仁爭取失利作出解釋。但無止境糾結在為何憑倪可敏的優秀條件卻叩不開內閣的大門,張健仁貴為砂希盟主席僅能屈居副部長,又有何意義?。所有的爭論、質疑都應該回到黨內的管道,何況從局勢的鋪陳來看,希盟已是百分百把決策權委托給馬哈迪,必然需要全盤信任馬哈迪權謀背后的用意。

人不能一直沉溺在回顧過去,看待國家大局亦是如此。換個務實的角度去想,砂拉越在鼎盛時期獲得65副也並未給砂拉越帶來翻天覆地的銳變,擺脫量化的思維桎梏,何不把目光放遠,期望也鞭策新科部長和副部長能達致人少卻能發揮最大作用的目標?希盟如今不是昔日只能空喊話、處在監督位置的反對黨,即已權力在握,就有有籌碼逐步糾正前朝的弊端,把國家一步步導回正軌,這才是回報全民促成全民海嘯最踏實的做法。大馬過去耗費太多無謂的時間在政治惡斗,昔日槍口一致批斗的前首相納吉已被提控,會否被定罪就交給法律去制裁,接下來是全力挽救沉疴的體制,人民不希望看到的是不斷挖掘舊傷疤卻毫無治愈的辦法。

人民也能理解,希盟國州議員手上握的不是魔術棒,當然不會有點石成金的能力,做正確的事是份內的責任,也是人民力量把你們拱上台目的的初衷。所以,諸如有部長始終如一貫徹坐經濟艙、部長和屬下同桌吃飯展現親民作風、副首相出國選擇搭一號商務艙、下榻普通酒店為國家省下17萬令吉的費用,是真正“以民為本”領袖該時刻謹守的初心,不值得一再放大誇談。

再來,新政局誕生也意味全新的馬來西亞也在塑造當中,上至部長下至議員可以有區域之分,但心態和處事上必須打破區域的籓籬。東馬整體雖只獲43副,但希盟議員若能摒棄區域心態,以大馬整體和均衡的發展為重,挽救國家財務危機雖為重中之重,但全面拉近東西馬的發展鴻溝,縮減貧富差距亦沒有怠慢或忽視的理由。本屆國選之前,希盟的領袖以俯視的恣態批評前朝政府以刻意邊緣東馬,尤其是鄉區的發展,讓這些被刻意隔絕的鄕民因為資訊的封閉、基設和通訊的落後別無選擇必須繼續“效忠”和依靠政府。如今,變天也賦予新政府施展抱負的契機,我個人變頗為期待看到新政府解決東馬頗多住在邊陲或偏遠地區的人民依然過著無水無電,近乎原始的生活,出一趟城還需舟車勞頓,耗費盤纏的窘態。東馬雖有移民自主權,但政權易手后也間接導致移民自主權這道皇牌面對逐漸失效的危機。對東馬人民而言,這絕對是喜憂參半,憂的是今后將出現更多西馬人來去自如的局面,但往好處去想,聯邦的領袖摒除通行障礙后,能更深入了解並體會東西馬發展的失調,不再似以往只能嚷喊不公平,而是能到位的在政策上具體作改變,彌補聯邦長期對東馬的虧欠。

對東馬,基設的躍進是當務之急,首相延續前朝的做法,把工程部的重任交託到來自砂拉越的巴魯比安手中,東馬人無不盼望巴魯比安也能在提昇東馬的基設方面交出成績,而巴魯比安上任后才恍然明白,工程部一直面對撥款不足以致許多聯邦管理的道路只能以形同貼膏藥的方式修補,壓力之大,可想而知。但即已在位,就得謀其事,盡其責,善其事,沒有沉浸在勝利喜悅的閑情,人民也是時候把支持凝聚為監督新政府的力量,如此新馬來西亞的塑造才真正是指日可待。 

7-7-2018 星洲日報

張貼在 綿里藏心 |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