説多都是淚

17-8-2019:星洲日報

一个多星期来,砂拉越的空气因为邻国印尼热点的“贡献”以及境内农民烧芭,双面夹攻之下,向来的蓝天白云宛如披上一层薄纱,干燥闷热的环境,让人的心情也跟着烦闷。

大马的政治天空,从爪夷文书法艺术(Seni Khat)又演变为学习爪夷文字(Tulisan Jawi),在政客纷纷扰扰的口水战中,首相马哈迪狠批董总的行径无异于种族主义,而国内的一些保守分子更伺机随马哈迪的言论起舞,纷纷报案要求警方查禁董总,更使空气中飘荡让人不安的气氛。这也让人不禁感叹,说好的新马来西亚愿景瞬间因现实的无情打击而趋向幻灭。马哈迪的坦白,更让许多还沉浸在改朝换代喜悦中的人,哭丧着脸,惊愕于我们与理想,终究仍有极为遥远的距离。

天干物燥,连带心情也跟着烦躁,于是决定给自己来个说走就走的短暂放空。没有预设目的地,原是纯粹欣赏沿途景致,准备好好游览这座城市长期备受自己忽略的风景线,孰知油门一踩,却不自觉把自己带到距离古晋市约30公里的甘榜青山岩(Kampung Muara Tebas)。

这座纯马来甘榜的一大特色在于,有超过200年历史的青山岩妈祖庙宇就建在甘榜内,凸显砂拉越种族交融、宗教和谐的珍贵一面。

车子穿过耸立的牌楼,硕大的马来文字眼写着欢迎来到甘榜青山岩,透过车窗,映入眼帘的一张张陌生、肤色略带黝黑的脸孔,似在回应我带有疑惑的眼神。没错,我此刻置身在马来甘榜,而不远的距离就是平日香火鼎盛,国内外游客慕名而来的庙宇。

对于我这位陌生人突然出现在甘榜,从甘榜居民的神情已可看出,他们习以为常。一位大叔以熟络的动作指示我把车子停在他遥指的方向,待我泊好车,大叔比起了一个“6”的手势。两百多年前,庙宇是靠海为生的渔民们心灵的港湾,妈祖庇佑他们从海上带着丰收的渔获平安归来,尔今庙宇仍然是善男信女初一十五拈香虔诚敬拜神明之地,而对过去靠海为生的居民,香火鼎盛的庙宇如今是甘榜的经济命脉。

游客也好,信徒也罢,要拾级而上眺望无尽的大海必须先向甘榜居民留下“买路钱。络绎而至的访客,给甘榜经营小生意的居民注入经济的活水,居民以征收甘榜发展基金向到访者征收泊车费,数十年来彼此算是相安无事,因为大家都明白彼此是相互扶持的关系。

邻近的两间华人餐馆,不少员工是当地的穆斯林,餐馆的生意火红间接带给村民就业的机会。在海上走道的两侧,专注在垂钓的一群马来大叔见我们这些城中来的人好奇在打量哪来的耐心和闲情逸致安坐在木道上静待鱼儿上钩,突然侧眼望向我们,眉毛一挑奋力拉起钓竿再以最快速的动作收线。夕阳余晖下,伴随着阵阵欢愉的笑声,最美的景致不在于眼前的海景,而是人与人间没有因肤色、言语的不同而产生隔阂,自然融洽相处的一面。

前两年,媒体还曾报道还有数位穆斯林在青山岩庙宇内工作,当地的巫裔少年还曾组织狮团,每年的农历新年甘榜因为香客不绝而热闹起来,甘榜的居民没有丝毫的不悦,他们愉悦的神情已告诉访客,农历新年的欢乐气氛也感染了他们呢!

回程,手机传来讯息,种族关系又因在大马受礼待的传教士一番挑衅言论而挑弄。气象预测告知,闹人的烟霾还会痴缠一段时日,但烟霾终有消散的一天,大马政治的天空仍乌云罩顶,何时才能拨云见日?唉,说多都是泪。

17-8-2019  星洲日報

廣告
圖片 | Posted on by | 發表留言

星洲主编点新闻:是说出心声吗? 刘伟强“感谢政府论”惹众怒

 

是说出心声吗? 刘伟强“感谢政府论”惹众怒 刘伟强日前表示,国人应该要为自己能在马来西亚学习华文而感谢政府。这番言论瞬间让他成为箭靶,就连希盟成员也听不下去。

 

張貼在 視頻, 評論 | 發表留言

星洲主编点新闻:除了Jawi还有Java,小四生还真辛苦!

 

爪夷文风波还未落幕,教育部已将编码课程纳入四年级的设计与工艺课里,明年开始推行。 小学生距离快乐学习是否越来越远?

#砂拉越星洲日报 CITYPlus Sarawak FM92.5 #SinChewSarawak

張貼在 視頻, 評論 | 發表留言

行動黨的信心危機

好几个长辈都告诉我,在他们求学的年代,曾经学过爪夷文。

也有一些教师私下透露,在师范学院学习时,学爪夷文是课程的纲要之一。

这些长辈,还有老师,离开学校,踏出师范学院后,也把曾经所学的爪夷文,忘得一干二净。一来是没有兴趣,二是实际作用太少。

他们的反馈激起了我对这次的爪夷文风波有一些思考。在当年,学习爪夷文不是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他们把它视为学习的一部分,完全没有渗杂宗教和政治的因素。即然当年学习爪夷文并不构成议论的话题,何以今天在华淡小四年级课本加入数页的爪夷文字书法艺术单位,却让华社如临大敌,而行动党也因为在这课题的处理失当,饱受华社、华人的挞伐?

掀起轩然大波绝非单一因素,这源于社会大众长期对政府的不信任,在509之后信心虽在回升的爬坡轨道,但新政府在处理多项攸关国家和社会的议题上与民意相悖,而这次的爪夷文风波,更让华人社会对政府,尤其是行动党的处事手腕处信心崩盘的边缘。这对行动党无疑是一记警钟,更是很好的警惕,认清人气和名望不是永恒。

行动党在这次的风波中,犯下至少两个极大的错误。一是错判华社的反应,以及错估形势,以为华人还处在509换政府初期的亢奋状态而能对政府的一揽子政策照单全收。再者是,行动党的领袖一开始就摆出高姿态,试图以新马来西亚的大格局来说服华人接受。问题出在于,当领袖以高姿态示人,言语间毫不掩饰流露这不是什么需要大惊小怪之事,甚至把矛头指向媒体,“一子错满盘皆落索”是对他们犯下最不该犯错误的最好形容。最要命的是,傲慢的态度不是党内一小最人,而是好大一部分人犯下的集体错误。

撇开中文社交媒体,我特意浏览英文社交媒体,从非华裔网民的留言可窥看出,他们的观点一致认为这种无异于单方面输向的手段,已经不是止步于认识爪夷文化这般单纯。政治人物的思维和民众的想法出现巨大的落差,这显示政治人物和民众已经因为爪夷文风波处在互不信任的对立状态。这无疑对希盟政府,尤其是行动党是一次严峻的信心危机。

拍板决定政策绝不U转的教育部长马智礼,因为行动党这块巨大的挡箭牌,或多或少已把压力转到行动党身上。昔日被高捧的行动党众领袖,因为处理问题的不当,服务所被丢掷鸡蛋,肖像被印在布条上形同被“批斗”,不过是一年的光景,际遇落差之大,给众政治人物是最好的反面教材,不懂得反躬自省,就等着被唾弃。

13-8-2019  星洲日報

圖片 | Posted on by | 發表留言

教育自主的奇想

爪夷文字书法艺术单元(Seni Khat)的风波就像是一面清澈的镜子,照出了政治人物的原有面貌。是是非非,纷纷扰扰,风波岂可能会因为教学从6页减至3页而迅速落幕?

即便教育部长马智礼保证不会纳入评估和考试范围,华人对新政府的信任看来不是短期会轻易挽回,而无庸质疑,行动党是这次风波的最大输家。应对风波的生起,舆轮的质疑,行动党众领袖的表现都一再远远拉开了他们与人民的距离,少了同理,也叫支持者深感失望。

从舆轮到社交媒体,从人联党、马华到民政,都不断有声音在极尽嘲讽95%华人在509作了错误的抉择,如今是悔不当初。当下的局势,从政治到经济都笼罩在低迷的氛围,票投希盟的选民投下的是给自己,给国家一个希望,即便今日回看当初的抉择,我相信很多人都没有所谓的后不后悔,当初的选择无论是好或坏,都得自己承担。

说回正话,风波让行动党背负了极大的压力,从高层到基层,频频有失言者。有者为免说多错多,索性沉默。砂拉越最快明年举行州选,这次的风波让原本信心满满要在来届砂选举夺下执政权的行动党遭逢不小的打击。因为感受到四面八方施予的压力,尤其是华社的反对声浪,矛头都指向行动党作为拥有最多议席的执政党却严重失责,砂行动党主席张健仁一度说出了:“把砂拉越华社的心声带入内阁,以及让砂拉越以个案处理,即砂华小有权选择是否教导Khat。”

民间质疑,作为副部长,张健仁凭什么把心声带入内阁?这点,我倒觉得不是什么问题,内阁中自有来自行动党的部长可代作传声筒。倒是他提到要让砂拉越的华小以个案处理,引起我的兴趣,连带有无限想像。

若能以个案处理,意味是走向教育自主的第一步,砂拉越的华小学生不必为该不该学爪夷文书法艺术而苦恼。

有了第一步,还要有第二步,第三步,作为砂拉越子民,我真心期盼“个案处理”不是仅受用在这次的风波,而是为砂拉越作为马来西亚成立的重要伙伴,还予教育自主的权力。

若能教育自主,砂拉越的课本要纳入东马历史的单元,不仅是纳入,更要重点介绍,因为要爱这个国家,就得从认识立足的这片土地开始。

若能教育自主,砂拉越的孩子们该好好认识在犀鸟之乡多达20多个民族,了解他们的文化,学习他们的语言。在学堂开一门认识伊班文/伊班语的课吧,作为砂拉越最大的民族,人数占据近半的人口,我常感叹只会几个诸如makai(吃)、nyirup(喝)、sitek(一张)等等的单词,要尊重彼此的差异,就必须从认识他们的文化,学习他们的语言为起步。

若能教育自主,我期望孩子们不是坐在课室内学习大人们认为是“与时并进”的Java课程,而是每周至少有一堂到两堂课的时间走出户外,认识热带雨林蕴藏的宝藏。孩子们不是从课本认识红毛猩猩,而是走入野生动物保护区,亲眼观察红毛星星如何在茂密的丛林中从这棵树荡到另一棵树;又或者,老师们引领孩子盘腿坐在草地,在寂静的夜里仰望满天星空,感受宇宙何其大。

正当我还沉浸在满怀的期望时,无意间瞥见桌上的报章报道,马智礼回应媒体东马拒绝爪夷文书法教学,冷回一句:“砂沙还在马来西亚内吧”,也硬生生把我踹回现实的世界。政治人物信口开河,你认真就输了!

10-8-2019  星洲日報

圖片 | Posted on by | 發表留言

星洲主编点新闻:喝奶茶已成新潮流指标?

張貼在 視頻, 評論 | 發表留言

又见政治角力

IMG_3607

3-8-2019:星洲日報

由砂拉越政府成立的无国籍及无身分证特别委员会在没有事先协调和商量的情况下,被内政部一声令下,终止运作。

终止的理由是什么?表面上是堂而皇之,听起来也是合情合理。一是不要给各州属额外的负担,其二是要更快速解决所有州属面对的公民权问题,毕竟所有涉及注册、公民权申请以及处理程序等都属于联邦管理的事务。

由头至尾,没有人否认上述事项仅有联邦有能力处理,批准的权力也在于联邦。如此说来,砂希盟批评砂政盟(GPS)自2016年来年来接获723份公民权的申请,但截至今年5月仅有123份申请获批,问题是出在哪?究竟又是打脸谁?

难道砂政盟的代议士刻意拖延提呈申请?按正常人的逻辑,更何况是时时刻刻都在争取邀功的政治人物,该不至于反应迟缓到故意摆起高高在上的架子,就等着人民来跪他、求他吧?

没有国籍,少了身分证,无异于人球,下场凄凉。年轻一辈,不能报考所有的政府考试,长大了要到社会谋职也可能处处碰钉子,这些生与厮、长与厮的道地砂拉越之子,只因为上一代的疏忽,又或者他们长期与社会脱节以致根本没有意识到公民权的重要性,人生最宝贵的青春因此受到无谓的蹉跎。

这不仅是教育问题,也是社会问题,最后更演变成政治课题。中止砂无国籍及无身分证特别委员会的运作,就是一种政治的介入,更是一种手段。这也不免让人有所联想,砂拉越州选举的跫音已近,中止的举措可以化为对希盟的有利武器。

更大胆的说法是,这是希盟要一举斩断砂政盟往乡区的通路,让砂政盟最稳固的政治票仓因为政治势力的无法渗透而逐渐走向松动。这种政治手段没有对或错可言,政治竞争本来就没有双赢这回事,不是你笑傲江湖,就是我得黯然接受成为败将的事实。为民服务只是争权的一块踏板。就像这次的风波,有谁认真为哪些此刻陷入茫然无助的乡民而忧心,政客们骨子里最在乎的是,对手之间,谁能笑到最后。

砂政盟目前在砂拉越还是执政党,他们不会坐以待毙,当然也有其他的管道继续巩固在乡区的势力,譬如目前加大力度在乡区进行的水电供设施和发展计划就是一例。但今后只能由希盟的国州议员协助没有证件的乡民办申请手续,等同于让希盟找到契机,凿开了进攻乡区的缺口,也让乡民开始认识希盟的标志和党旗,进而熟悉。这种无异于展现谁才是真正有话语权和行事权的举动,是为乡民进行“思想工作”,也迫使他们不得不重新思考,还要否坚守五十多年来的“忠诚”。

这又再一次显露希盟对夺下砂政权的野心,同一时间也显示对砂政府作为州政权拥有者的有欠尊重。此外,以这是联邦事务为借口,阻扰砂政盟国州议员协助有需要的民众申请相关证件,也是不尊重民意的体现。希盟也好,砂政盟也罢,在各自阵营获胜的代议士都是受民意的委托,他们都各有责任和义务好好履行选民的委托。当希盟今天高调对没有公民权的砂子民宣示:“只有我们能帮你们!”,从逆向思考,是不是也在变相“教训”哪些当初把选票投给砂政盟代议士的百姓?

509之后,我们看到,也听到联邦和砂政府相互喊话要在以民为本的重要基础上合作,但眼见为实的是,彼此是不断费劲在过招和角力。

3-8-2019  星洲日報

張貼在 綿里藏心 | 發表留言

教育為重,政治擺一邊

IMG_3603

29-7-2019 星洲日報

財政部長林冠英選在7月22日(配合砂拉越日,這是巧合嗎?)發新聞稿提醒砂拉越政府,一旦償還3億5000萬令吉的首期欠款,聯邦政府就會加速撥出同額款項,用於首階段維修砂拉越殘舊學校的費用。

林冠英也“善意”提醒砂拉越政府,截至今年6月30日還積欠聯邦政府23億5200萬令吉。即便扣除砂政府同意以分階段的形式先償還10億令吉,砂拉越政府仍拖欠聯邦政府逾13億令吉。

不知,你是怎麼看待林冠英的說明?至於我,從林冠英的說明中,收到很清楚的訊息,那就是:“還錢!還錢!還錢!”(套一句年輕人愛用的說詞,重要的話必須說3次!)

當然,我們可以這麼說,林冠英身負財長的重任,他的提醒是出於職責的需要。以理為依據,林冠英的提醒,何錯之有?

但為人處事,除了講理,情,亦不可被忽略,即便在政治競爭上,亦是如此。姑且相信是言者無心吧,不能否認的是,這番“欠債論”聽在部分砂拉越人的耳里,不但是聽者有意,也份外刺耳。部分批評者對“欠債倫”的解讀未必對,但從從百姓的談話中,多少能了解一些坊間對爭論的看法。

說法一,政治為何要跟教育混為一談?
說法二,林冠英其實是提醒砂拉越政府,還欠聯邦很多、很多錢!
說法三,聯邦和州之間的事務,可以透過公函提醒,透過媒體喊話是別有用意嗎?

說起殘舊學校,砂拉越人有的是滿腹的心酸,逾千所殘舊學校的學生至今還在破舊不堪,甚至是分分鐘威脅生命安全的環境中求學,砂拉越政府有不能推卸的責任,聯邦政府亦難辭其咎。

爾今,教育課題還要被強加政治化,那是比悲傷更悲傷的事。

坦言說,這欠債論讓人聽在耳里很不是滋味,砂政盟成員黨中,以人聯黨最落力反擊,而希盟成員黨之中,同樣以行動黨最積極在為林冠英幫腔。

殘舊學校是砂拉越教育的沉痾問題,人聯黨乃至於其他盟黨加大力度抨擊,人民都不會忘了,他們都曾經是執政黨的一員。至於行動黨,恕我直言,反擊的論述始終擺脫不了反對黨的思維。希盟政府期許建立新馬來西亞,成員黨就要擺脫當年還是反對黨的做法,學習就事論事,養成以前瞻思維看事情,擴大格局。

對砂拉越,只要砂拉越一天還在馬來西亞之內,照顧和發展砂拉越,都是聯邦該擔起的責任和義務。更何況,教育事務還隸屬聯邦掌控,除非聯邦願意把砂拉越應得的石油和天然氣開采稅都悉數歸還,屆時再讓砂拉越教育自主,則另當別論。

29-7-2019 星洲日報

張貼在 《情懷大地》 | 發表留言

Dum Spiro Spero

1

27-7-2019:星洲日報

7月22日的早上,砂拉越首府古晋下了一场滂沱大雨,但这场雨没有浇息从各地而来的集会或游行的参与者。往好的一方面来看,722这日子唤醒了砂拉越人对砂拉越的重视,而不再是纯粹只属于吃喝玩乐,放假的日子。

今年的722与往年的722不同的是,出现了“砂拉越独立日”和“砂拉越日”的争议,把722的气氛推向另一个层次。有争议不是坏事,各执一词无助于厘清真相,从历史的脉胳逐一爬梳,到最后浮出的答案不是要打脸谁,更不是证明谁是谁非,而是在于让砂拉越人了解并正视砂拉越的历史,这才是平息争议背后最大的意义所在。

网络上广传,3年前宪报白纸黑字公告722是砂拉越独立日,为何官方说词不一?这是民众的疑惑。翻查过去的资料,官方庆典的名称有砂拉越独立日,也有砂拉越日,确实让人产生混淆。今年,负责统筹庆典活动的砂公用事业部长史蒂芬伦迪表明,722在历史上不过是砂拉越自治的一天,无关独立。但关于宪报上的字眼,官方至今未公开释疑。这反而挑起更多的疑窦,这究竟是要避开与联邦正面冲撞,不愿制造带头煽动的嫌疑而有所顾忌?但,若是722无关独立,砂政府是否该有承认错误,纠正错误的担当和勇气?选择回避是要将错就错,还是不愿激怒哪些独立情绪已高亢的砂拉越人?

722当天,在古晋市中心飘扬的是皇冠国旗,在耳际回荡的是《Fair Land Sarawak》(美丽的砂拉越)。一位华社领袖告诉我,这是他自小学时代就在唱的州歌,耳熟能详,尔今重唱是满满的回忆,跟着旋律哼唱,分外有感情。

“难道你们还在怀念被英国殖民的时光吗?”西马同事的关切,击中了我思考上的盲点。街头高挂的是18世纪拉惹统领砂拉越时使用的国旗,而所唱的1946年到1973年属于砂拉越的州歌,这间中足足相隔了一个世纪,砂拉越人是凭国旗揣想在历史的版图上曾经出现一个唤为砂拉越的国家,当哼唱《Fair Land Sarawak》,内心是怀念英殖民地政府曾经带给砂拉越的深远影响吗?

翻阅历史资料,砂拉越人近年庆祝的722,在砂拉越王国存在的百年历史中仅仅是一个平凡的日子。一位长辈给我发来资料,詹姆士布洛克(James Brookes)是在1841年9月24日宣布为王,然而他却是到了翌年的8月1日才取得汶莱苏丹的诏令(砂拉越曾经是汶莱国土的一部分),并在同年的9月18日在古晋正式就任。“如此算来,砂拉越的独立日是落在9月18日还是24日?以历史意义来看,这两天又是否符合订立为公假的意义?”

当拉惹布洛克的百年王国成为历史,砂拉越又进入日据时代,尔后又成为英殖民地。那么722又是一个什么样的日子?一切得回到56年前,也就是1963年,在砂拉越是否该与马来亚、沙巴和新加坡共组马来西亚的争议声浪中,有指那是末代总督委任砂拉越首任首席部长后,在这一天暂离古晋返回英国办理事务的日子,且在这之后再度返回古晋,直到马来西亚成立才离开。如此说来,又衍生一种说法,独立之说从何而来?

时至今日,无止境争论独立或自治,意义又何在?也不论是独立或自治,阿德南当年敢于把这一天宣布为砂拉越日,不是要人民无谓的争论。

今年的722我穿上印有Dum Spiro Spero字眼的恤衫,那是一所学校配合《砂拉越白人拉惹》歌舞剧而推出。这句拉丁文是布洛克政府的左右铭,翻译成英文是While I breathe, I hope,意即“气息犹存,希望仍在”。

那位华社领袖调侃我说:“你不也是还怀念布洛克时代?”,话锋一转,他又道说:“为什么只是希望,而不是行动?”一语惊醒梦中人啊,纠缠在独立还是自治只是逞口舌之快,要真正实践“砂拉越人的砂拉越”真缔,靠的是意识的醒觉和行动的实践。

27-7-2019  星洲日報

張貼在 綿里藏心, 評論 | 發表留言

親師衝突的反思

IMG_3549接二連三的親師衝突事件,讓身為家長的我,也看了心有戚戚焉。深嘆之餘,也自省並自問,我是一個百分百信任教師的母親,還是一個只站在家長和孩子角度看問題,時刻和教師對立的家長?很慶幸,我自認不是。

我6年的中學教育是在天主教會管理背景的詩巫公教中學完成。除去宗教背景,教會學校予我最深刻的體會是嚴格、重視紀律。若在今天講求“愛的教育”氛圍的社會,教會學校哪種在現代無異於嚴苛的管理標准,恐怕會是很多讓寶貝孩子生活在溫室中的家長大喊吃不消的。

然而,從教會管理的學校在砂拉越依然占有一席之地,足見教會學校的辦學方針還是受到受到認可。這不是說華小或國中不好,它們都有各自的優點,就像教會學校也不是完美無暇,必然有其缺點。只不過,華小或國中相對比起教會學校,後者對校風的高要求及嚴謹更讓人印象深刻。

舉教會學校作為例子,不是在追捧,而是從它們的辦學方針以及管理學生的方式,給家長一個反思的空間。

據我的了解,古晉的教會學校對學生的紀律要求是校方辦學絕不妥協的一環。曾有神職人員對我說:“家長既然把孩子送到(教會)學校,就等于授權我們教育和管理,這是我們的責任。”然而,當學校實施連串的措施和政策,以培養孩子的責任感和獨立,首先最不能適應的不是學生,而是家長。譬如,學生忘了帶課本、要交的作業或者是課外活動的制服,家長一律不准代送;學生忘記攜帶儲物櫃的鑰匙或是遺失就必須被罰款;午餐時間送飯給孩子的家長必須放下食物後立刻離開不得留下陪孩子用餐;甚至有校長闡明,學校保留適當體罰的教育政策。

校方這麼做,不是苛待孩子,更不是刁難父母,而是要借助措施和政策,教曉父母學習放手,讓孩子自幼學會對自己的行為負責,擺脫事事依賴父母的心態。

再舉個真實例子。有個關心孩子課業表現的教師要求家長關注孩子對課業的態度,所要求的不是考試成績的高分,而是必須正視孩子懶散及缺乏專注的態度。父母連聲道是,附加一句:“這孩子不比哥姐認真……”,恰好與這名教師同行的一名教職員適時開口糾正:“請不要比較孩子”,再轉頭對男童說:“這世界並不善良(The world is not kind)……”,這句話卻剌激了孩子去思考,真實的社會究竟是一個怎樣的面貌?

親師衝突事件會持續不斷發生,作為教師,身為家長,難道只能對立,而不能共同配合嗎?我希望為人師表,不要因為小撮家長的不理解或刁難而澆熄了對教育的熱誠,當然也要時刻自我檢討和調整育人的政策。至於家長,更要好好理解“愛的教育”的涵義,所謂愛不是無盡包容演變成縱容孩子的一切,凡事都牽牢孩子的手,付出的代價是孩子永遠長不大,將來踏出社會接觸真實的社會,才驚覺社會從來不是想像中的美好,內心若調適不過來,輕則無法融入大環境,重則是做出種種傷害自己的行為。

14-7-2019  星洲日報

張貼在 《情懷大地》 |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