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在政治化?

img_3201

13-1-2019:星洲日報

揮別2018年,2019年已進入第12天,我們常勉勵說迎新歲就是要告別過去,展望未來,以全新的姿態,邁開步伐,張開雙臂迎接充滿希望的明天。

然而,很多擾人心的事不會像日曆般,撕下一頁,昨天永遠成過去。很多事與物都在糾結與不願放手的矛盾中,繼續拖拖拉拉,讓人心煩意亂,不免長吁一嘆。

約莫從11月杪開始,砂拉越的朝野政治人物就為“草”事吵番天,更荒謬的是,為了“草”事,雙方樂此不彼地隔空開戰,你一言,我一語從2018年吵到2019年,未有落幕的跡象,反而一再旁生節枝。

“草”事所謂何來?不了解箇中原委者不免失笑,何須為芝麻小事爭執不休。事實上,“草”事不是小事,既影響一個地區的形象,又讓人從雙方的應對手法,看到彼此相互推諉,沒有真正想要解決問題 反倒各自想從中制造話題的低劣手段。

先是人聯黨內發出聯邦撥款擱置,導致砂拉越境內的聯邦道路割草工程被迫暫停的消息,衍生野草長得有小腿般高度的畸象。盡管期間工程部長巴魯比安曾出面坦承說明確實是撥款暫停發,但卻上演砂希盟主席張健仁爆料稱問題症結在于撥款在前朝政府時期被“干撈”,瞬間又把矛盾指向前朝。行動黨從最高到基層領袖也順著張健仁的口徑,炮火對准干撈論。然而,當承包商亮出工程部的信函作為佐證,相隔數天巴魯比安又再次公開證實承包商的說法,干撈論的抨擊已站不腳,張健仁一邊廂自掏腰包安排割草工人在一些聯邦道路割草,另一邊廂也沒閑著,火力全開,只不過這回是把炮頭轉向質疑前朝政府為何向承包商發出長達10年的合約,讓人愕然!

雖然說邁入1月,割草工程在一些地區逐步恢復,但沒有一方站出來說明,將來要如何防止鬧劇重演,給人民留下最深刻的印象是政治人物聒噪不休的負面觀感。

“草”事還未完全落幕,以旅游稅為劇名的肥皂劇又接著上演,名副其實是一波未平,另一波又起。這齣劇的主角是砂旅游、藝術、文化及青年體育部長阿都卡林和財政部長林冠英。劇情圍繞在砂拉越政府至今未獲得從20177月到20189月,聯邦旅游、藝術及文化部在砂拉越征收共4653302令吉,而砂拉越原可分得一半的稅收。阿都卡林認為聯邦有刻意拖延發放之嫌,還信誓旦旦表示沙巴州政府內有人向他證實沙巴早已獲得這筆款項。這番指責立即遭到林冠英反駁,並指旅游稅的結算工作還在進行,但很快就會發放。但林冠英澄清的同時,卻反過來指責砂拉越還拖欠聯邦債務,要砂拉越政府償還。從旅游稅扯到聯邦債務,兩碼子的事扯為一談,同樣讓人錯愕。

砂拉越政府豈會啞忍這這口氣,短時間即發文告聲明未曾拖欠聯邦撥款以正視聽,但林冠英並不領情,反指砂拉越政府在旅游稅的課題上撒謊,目的是為來屆州選鋪路。砂政府對林冠英的指責截至目前暫未回應,似乎採取以靜制動的策略。

不管是“草”事還是旅游稅的口舌之爭,看在大眾的眼里,只有無奈的感嘆, 這種互嗆只是一齣政治肥皂劇,今天你批評我,明天換我反擊你,大後天我再指控你掌握的消息不實,沒完沒了般在惡性循環。

 誰是誰非不重要,讓人泄氣的是,政治人物處理民生問題的態度讓人猛搖頭,不但動輒政治化,還不時轉移視線。政治人物最常喊的一句話是“不要政治化……”,但極度反諷的事,最擅長政治化的往往是政治人物本身。

環顧整體環境,今年的經濟比起去年未必會見好轉,前路等待的是更嚴峻的挑戰,低迷的氛圍中,人們更希望看到政治領袖拿出治國的魄力,不是把精神都花在繼續數前朝的錯或是口舌的惡斗之中。

13-1-2019: 星洲日報

廣告
張貼在 綿里藏心 | 發表留言

星洲主播点新闻:砂政府与联邦政府因旅游税课题吵不完

星洲主播点新闻:砂政府与联邦政府因旅游税课题吵不完

張貼在 評論, 專訪 | 發表留言

星洲主播点新闻:阿邦佐.捍卫到底, 4自主权不妥协

星洲主播点新闻,是由砂拉越星洲日报,联合 City Plus FM Sarawak 呈献的节目单元!

張貼在 評論, 專訪 | 發表留言

悲苦背後的本南人

29-12-2018

29-12-2018:星洲日報

30名本南人舟車勞頓到美里求診,卻因沒錢或是不願意回鄉滯留美里長達一個月,暴露了本南人作為砂拉越的少數民族,卻被定位為弱勢民族,悲與苦似乎 是他們世代擺脫不了的宿命。 

絕大部分的本南人是文盲。文盲雖非他們所願,卻也因為缺乏強烈的求變欲望,且血液里流淌著游牧的基因,環境練就他們養成一種外界難以理解,以厚道的說法是隨遇而安的性格,不思上進則是對他們苛刻的形容。 

滯留事件再次為本南人引來了同情的目光,輿論聚焦在他們的悲與苦。苦情的背後,需要的不是泛濫的同情心,以理智、客觀的論述,不管有多麼淒涼悲苦的理由,若無心跳上教育的列車,他們終將會被時代湧來一波又一波的改變浪潮沖至社會的邊緣。 

事件最初由美里區國會議員張有慶揭露,一開始外界都把它當個案看待,各方的反應也超乎想像的冷靜。但當《星洲日報》深入追蹤報導時,不但觸動朝野的神經線,連帶一些社會團體、要求匿名的善心人士紛紛表示願意資助本南人回鄉。也從一開始,大家只看到問題的表相,一面倒的同情本南人,認定他們是受現實欺凌。 

其中一名滯留的本南人是一村的村長,他把回不了鄉的理由推託為新政府在數月前不再津貼他們回鄉的車資。但一再的旁敲側擊,村長終于說實話,車資沒有被取消,滯留的真正原因是他們不想回鄉。即使有人願意贊助車資,有人卻臨上車反悔,吐露回鄉生活只會更苦巷的無奈。 

砂拉越參組大馬已55年,但本南人的命運始終與悲情、貧弱之間劃上等號,這是社會、政府的失敗,還是本南人本身也必須為他們至今還擺脫不了貧窮如鬼魅般糾纏著他們,背負一定的責任?

 我們必須思考的是,當本南人長期被標簽為落後、弱勢、需要被特別關懷的一群,是否也間接造成他們不願意丟棄手中無形的拐杖。社會人士因同情他們而願意淘腰包資助車資是出于善意,但現實告訴我們,解決得了一時,卻解決不了一世。車資只是他們面對萬千問題的其中之一。 

交通不便、生活在窮鄉僻壤已被視為造成他們落後的當然理由,但這不能永遠被當成他們可以不求改變,一味被動等待被施舍的藉口。貧窮不能一帶又一帶被“遺傳”,受教育永遠是改變宿命的起點。不僅是本南人,任何自認為是弱勢的民族也亦然,唯有先自立,才能自強。正如古語所說:“授之以魚,不如授之以漁” 

政府真的是刻意在邊緣化本南人嗎?這種說法有欠公道,當然這其中必然還有可努力的寬廣空間。比如本南人申訴,兒女要上學不但要走一段頗長時間的路程,還要冒生命危險坐船渡過湍急的河水。政府可以做的是,盡可能協助克服和除去兒女上學面對的交通和住宿問題,而國家基本提供11年近乎免費的教育,包括提供免費課本借貸和營養餐等,基本上已減輕他們很大的經濟負擔。 

更重要的是,本南人必須有能保障他們溫飽的謀生技能,為他們提供農業輔助等計劃,過慣游牧生活的他們,需要靠定期的監督來確保他們的參與和投入度。正如本南女子編織籐籃的手藝純熟,有獨特的本土民族風味,如今就有非政府組織協助代售本南人編織的籐籃,讓他們的手藝漸漸被世人所看見,近而受到認可。 

但單靠政府和非政府組織的扶持是不行的,本南人本身的配合度和奮發努力才是改變的關鍵,他們需要的不是無止境的繼續被保護,而是有意願,有自覺的調整心態和步伐,逐步做到面向社會,走入社會。

29-12-2018  星洲日報

張貼在 綿里藏心 | 發表留言

有閱讀的孩子.寫起文章就是不一樣

IMG_3180

28-12-2018:星洲日報

張貼在 特稿 | 發表留言

蒼蒼野草,“另類”風景

IMG_3179

29-12-2018:星洲日報

駕車經過砂拉越首府古晉一些要道,映入眼簾的不再是整齊的園藝市景,而是兩旁或是中央的路堤長滿了礙眼的野草。

年杪,漉漉濕雨,驅走炎炎夏日帶來的悶熱,卻也滋潤了路旁的綠草。野草一寸又寸的長高,迎風搖曳,未能讓人感覺心曠神怡,反倒搖出了一齣政治鬧劇,讓人心煩。

這一齣戲以野草為“主角”的政治鬧局,不過是進一步驗證,政客永遠是政治過招為上,以民為本只是虛情假意的承諾,不屑一信!

砂政黨聯盟揭露,聯邦道路雜草叢生,全是因為聯邦沒錢撥款,導致割草承包工程被迫擱置。砂希盟不甘示弱反擊,一切全是因為撥款被前朝政府的朋黨干撈所造成的後果。

雙方相互隔空互嗆,適時再配搭鏡頭前手指野草再咧嘴一笑的畫面,似有“這終于被我逮到了”的意味。另一陣營呢?繼續與前朝痴痴纏,忘了今時今日,身份已對調,更無視人民早已厭倦那副喋喋不休,不斷在控訴前朝犯下種種錯誤的嘴臉。

最叫人既無奈又痛心的是,吵吵鬧鬧到最後,往往企圖以一句:“不要把事情政治化”收場。這事究竟是不是被政治化,老套的說一句:見仁見智。但不管怎麼吵怎麼鬧,民生課題屬于政治的一部分是不能被否定的事實。

普羅百姓如我,不知何謂聯邦道路,更沒有興趣去研究哪些道路屬于地方政府管理,哪些保養項目是由聯邦政府承擔。人民只知道雙眼所看到的是,路邊的草一天天的長大,卻不見有人來割草。人們更不懂得細分,這究竟是地方政府失責,抑或是公共工程局沒有善盡監督承包商的責任,老百姓只會含糊籠統罵一句:都是政府沒做事!

這就像是考試的應試題,有問必有答,答非所問,就得被扣分。問題被攤在陽光下了,解決方案又在哪里?

若說,聯邦因國庫空虛而暫擱撥款,是否有應急的處理方案?反之,若真是撥款被干撈,就該貫徹問責制到底。任由野草繼續生長,不僅是市容的整潔和城市的形象被破壞,下至地方議會,上至州政府,乃至于聯邦政府同樣是臉上無光。

同樣,對于承包商的確需要有一套透明又有系統的堅督機制,確保他們定期做事,更不是收了錢卻不辦事。如果撥款真被干撈,更要殺一儆百。然而,擾擾攘攘了至少半個月,到現在不見有人挺身而出,那礙眼的野草何時會被割短,何時要還我市民翠綠、整齊的園藝青草地?

人民要的是解決方案,不是口水戰,更不是一味地相互推卸責任。

29-12-2018 星洲日報

張貼在 《情懷大地》 | 發表留言

星洲主編點新聞:马智礼的企图伊斯兰化砂拉越和沙巴論

星洲主編點新聞:马智礼的企图伊斯兰化砂拉越和沙巴論

 

張貼在 評論 | 發表留言

“小豆芽”埋閱讀種子

IMG_3177

27-12-2018:星洲日報

張貼在 特稿 | 發表留言

臉書取代.書已死?

IMG_3178

25-12-2018:星洲日報

| 發表留言

馬智禮提醒東馬人的事

IMG_3171

22-12-2018:星洲日報

如果說,馬智禮是希盟執政後,最具話題性的部長,相信不為過。希盟執政至今7個多月,許多人不會記得馬智禮為大馬教育的未來作了哪些長遠的規劃,只記得他的黑鞋白鞋論。再來是談到推動大馬閱讀風氣的十年大計,馬智禮說了很多,但大多數人都針對他建議在油站、快餐店等設閱讀角落,大肆批評一番。 

最近,馬智禮又踢到一塊大鐵板,他認為在砂沙學校執教,來自吉蘭丹、登加樓及吉打伊斯蘭宗教師應繼續留在東馬傳教,以宣揚伊斯蘭教,把沙巴和砂拉越作為灌輸伊斯蘭教的基地。馬智禮作為一個學者,顯然講堂比起政壇更適合他,他的這番宣教言論更立即觸動東馬人民的神經線,因為1963年建國契約具體保障東馬人民享有宗教信仰的自由,更沒有所謂的官方宗教。 

回到現實的層面,馬來西亞是伊斯蘭國,要把馬來西亞塑造成為真正的伊斯蘭國是不言而諭的長遠目標。馬智禮作為一個伊斯蘭學者,推動伊斯蘭的普及化是符合他的專業背景,但作為一個曾經被標榜為開明派的學者,馬智禮的言論又凸顯他思想保守的一面。 

為什麼馬智禮特別針對砂沙?遠的不談,近10年有大批西馬宗教司和教師被派駐到東馬服務,有部分教師履行教職的同時,卻又有意無意地向學生灌輸宗教思維。一些原本是非穆斯林的學生被指受有關教師的影響,信仰根基被動搖,引起教會的反彈,家長也非議這類教育無異于“洗腦工程”。已故阿德南在位時就曾強烈表達砂拉越必須落實教師90%本土化的目標,一來是符合砂拉越人要自主,教師空缺應由本土人填補的意願,其二則是慎防砂拉越這塊向來被認為是宗教多元、種族包容的和平淨土被“污染”。 

砂拉越是拉越是我國唯一一個非伊斯蘭教徒占多數的州屬,在逾270萬人口,基督教徒佔近52%、伊斯蘭教徒佔28%,佛教或民俗信仰則約12%,至于沙巴州,則有半數人是穆斯林。獨特的宗教和人口結構,一方面造就了砂拉越豐富多元的文化生態,另一方面也讓有心人看到了砂拉越就像是一塊讓人垂涎的肥肉,從茂密豐沛的雨林到人文和宗教,都有改造的空間。 

必須認清的事實,不管政府是由哪個聯盟執政,都不會放棄真正把大馬伊斯蘭化的努力。別忘了馬哈迪任相22年期間就曾公開闡明,大馬不是世俗國而是伊斯蘭國。 

用平和的心態,任何宗教的信奉者都可以向他人宣教,但前提是它必須教導人向善,而不是走向極端化,我也深信宗教的本質基本上都是好的,但也不能否定,有小撮心懷不軌者確實在利用宗教遂個人的私心和目的。 

在上周六,我受邀主持砂拉越文化研究協會主辦的“宗教文明與民俗信仰”學術論壇,與我聯合搭檔的主持人拿督鄧倫奇提出“信道不信人”的論述,深得我心,也認為這信念是正確及有必要加以傳揚。

馬智禮的言論固然讓東馬人感覺不悅,但東馬人該是有所意識的自我警覺,而不是撻伐馬智禮之餘,也把他人的宗教加以妖魔化。任何種族和宗教信仰之間要做到的是求同存異,互相理解而不是容忍,因為只有理解及互相尊重才能和平共處。

聖誕節將至,來自不同族群和宗教背景的砂拉越移民局職員,包括穆斯林也共同歡慶聖誕節,過程被拍成短片後在社交網站獲得網民廣傳和按贊。這正是砂拉越的一大特色,砂拉越人要確保的是,這個特色不會隨宗教被政治化而被沖淡,更要有所警覺和謹記,憲法保證砂沙人民享有的宗教自由,不會隨時局的轉變和政權的更迭而有所改變。

22-12-2018 星洲日報

張貼在 綿里藏心 |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