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制度,不對人

 

img 20180210 180921

10-2-2018:《星洲日報》綿里藏心專欄

聯邦直轄區部長東姑安南“提醒”基督徒,不要利用教堂來散播假新聞和謊言。我不知道東姑安南所謂的假新聞和謊言是指什麼,但是有兩點可以肯定的是,東姑安南所謂的假新聞或謊言,一是針對大選將至,政治消息紛飛,政治人物把所有他們認定不利于自己的消息或說法,一律標簽為假新聞或謊言;另一點則是,幾乎所有的政治人物一旦受到抨擊,都會習慣性的立即啟動“斥口否認”的防衛機制。

果然,當各方批評東姑安南的言論不當時,他犯了很多和政治人物一樣的毛病,把錯推得一干二淨,最容易的說法就是:言論被扭曲。

“政治乃眾人之事”,這句話出自孫中山,孫中山本身據說也是一名基督徒,這種說法應證了無論你關心政治與否,政治卻與你的生活息息相關。從政經文教到關係社會發展的方方面面,無一不與政治扯上關係。過去存在一種說法,政(治)教應分離,教徒就專心讀經、禱告、唱詩歌等就好,與政治保持遠距離,更沒必要公開談論政治。

也有人認為,教會應該堅守中立的立場,不偏袒任何一方,更別說是公開表態支持哪一方。因此,很多教友錯以為不可公開談政治,教友的話題只能局限在聖經或教會的生活。這點,我並不認同,也不認為教友不苟同執政者的政策或言論就是反政府,或是批評反對黨政治人物的言行舉止就要被標簽為親執政黨。

還記得擾擾攘攘的“阿拉”課題嗎?還有國語版的聖經被扣查、十字架被拆的風波嗎?本不應該發生的事情卻真實在我們的生活中上演,這一切都告訴我們,不要以為只要堅守“井水不犯河水”的行事原則就會平安無事。再如355法令修正案,一旦再被納入國會議程,甚至“不幸”被通過,不但大馬是世俗國的地位將被顛覆,國家必將陷入亂局,社會進一步被嚴重撕裂。我們難道要繼續對這類不公不義,刻意干預宗教的手段視若無睹嗎,選擇噤聲嗎?

我在砂拉越衛理公會出版的《衛理報》讀到一篇“求救國家離罪禱文”,內容提到要禱告主宰萬物之神解救我們的國家,脫離黑暗邪淫勢力的捆鎖。而在另一篇“為國家求恩福”的禱文中則求:“保佑我們免于壓迫和爭斗,促進各族和諧共處,求你感動執政掌權者,存謙卑又好憐憫,秉行公義,建設和平邦國。求你賜福我們繼續享有信仰和言論自由”,禱文的字字句句都是作為教友,亦是公民在糟透的局勢中,對公義得以彰顯的渴慕。

大選進入倒數,我看到教會主動辦起培訓監票員(PACA)的工作坊,這證明教會人員的公民意識越臻成熟,不但要關心社會,也融入社會,關心政治不代表是干預政治。也有神職人員在證道或福音分享時,主動談起國家大事,不作惡意批評且言論克制,目的是提醒教友要時刻反思,要為國家和社會會禱告,更要好好思考能為社會的進步,國家的改變貢獻什麼。

當政客借宗教神聖之名,指責祭台不該淪為政治講堂,作為教友我們需要自我提醒,我們對制度(事)不對人,勇于說真話,更要有智慧作選擇。忠言雖逆耳,永遠勝于口蜜腹劍的謊言。心清則明,誰才是在散播假消息,誰試圖以謊言蠱惑人心,畫公仔還需畫出腸嗎?

 

廣告
張貼在 綿里藏心 | 發表留言

鄉愁與矛盾

詩人說,每逢佳節倍思親。對游子,年關漸近時,鄉愁就像無孔不入般,鑽進心裡,記憶就像自動倒帶般,在腦海翻騰。

拿著“詩巫是我家”的紅包封,細閱那帶著詩意,仿佛有穿透游子心思魔力的文字,解開政治的外衣,我必須說這是離鄉近20年來,最能觸動心弦的“心情故事”。

我不把它當成是承載對晚輩祝福的紅包封,印刻在封面的圖片,還有那把游子對家鄉的万縷心思都化為繞指柔,說到心坎的文字,都像是訴說游子的心情。讀著讀著,心還有莫名的陣陣揪動,浮現的淡淡酸楚,是無奈接受現實的一種妥協?

“鄉愁是一種思念,我在這頭,你在那頭”,對游子,鄉愁豈止是思念,鄉愁更是一種矛盾。游子在漫漫回憶中,緬懷記憶中兒時、年少時的老詩巫,渴望舊時的畫面重現眼前時,對家鄉的眷念是心中不變的悸動,也在記憶的翻攪中尋覓久違的感動。

腳步穿梭在巷弄,昏暗街燈下,仿佛還見大叔佝僂著背,拌弄充滿古早味潮州扁面的身影。舌尖貪戀伴著淡淡豬油香气的好味道,但歲月的巨輪,城鎮的發展步伐,早已把大叔請離了巷弄,也像魂縈夢牽的老味道,你必須承認,很多美好的畫面就讓它定格在回憶里就好,因為一切早已回不去了。

游子的心情是矛盾又複雜,回鄉就像帶著記憶朝聖的心情,既盼望找回當初的美好,卻又感慨于這美好怎麼又好像原地踏步般,數十年如一日啊!

大家都說,要感受濃郁的過年氣氛,就到小地方去,因為游子絡繹回鄉把過年的氣氛都活絡起來,縱使困在長長的車龍中,竟也甘之如飴。但熱鬧的氣氛如乍現的曇花,當游子再度拎起行囊,往那座可以讓他/她實現理想,滿足他/她對生活慾望追求的城市奔去,家鄉又恢復一如過往的寧靜和孤寂,家鄉對游子只是人生的驛站。

游子歸故里,光餅的芝麻香、乾拌麵的古早味、鼎邊糊的清淡爽口,品嚐道道小食滿足的是舌尖上的記憶,但游子心裡很清楚,這份故鄉情總有一天會隨著歲月的淘洗,鄉味、鄉容、鄉情在“久在他鄉成故鄉”的現實使然下,只是他日老后坐在搖椅上,畫面如吉光片雨般,在回憶中細數當年情。

游子的鄉愁是矛盾的,既不願見高樓拔地起,讓這座富有濃濃人情味的城鎮被鋼骨水泥森林所包圍,又不願見它如同年華老去的容顏,當木材業已如西沉的太陽,搭不上發展的列車,只能眼睜睜望著它被遠遠拋離。

家,是游子永遠的牽掛。家在哪里,根在哪里,殘酷的現實赤裸裸揭示,無數的游子為了生活,只能選擇在異地紮土生根,漸漸的,自己的身份只是原鄉匆匆的過客。

7-2-2018 星洲日報

 

張貼在 《情懷大地》 | 發表留言

當新春遇上選舉年

img 20180204 215630

4-2-2018:《星洲日報》綿里藏心專欄

人間二月天,空氣中飄蕩著年味,還有濃得化不開的政治味。

在台灣,政治的上的勢不兩立,讓常年在大陸打拼的台商在來臨的春節可能嚐到回不了家團圓的鄉愁。團圓本是和諧溫馨的畫面,因為政治的過度操弄,讓美好的畫面遭受人為的破壞。

以政治意識型態決定一切,讓176班春運加班機飛不起來,但在沒有疆界的經濟天空,兩岸企業和商人的頻密來往已不是綠營說切斷就能切斷。

在東馬,游子逢年過節的前夕盯著屏幕,望著比平日翻漲數倍的機票價格,心在淌血。數十年來心酸依舊在,在政治收割的季節,它一次又一次被端上桌,試圖喚起游子的共鳴。當游子一再被當砧板上的魚肉,為了一家人和和樂樂共享一頓團圓飯而忍痛掏腰包,游子不是無感的。當積壓的情緒已到了臨界點,旁人一句不管是有心還是無意的一句話,都足以讓情緒翻騰。

當新春回鄉的機票價格貴得令人咋舌成了民眾茶餘飯后熱議的話題,在社交網站更充斥哀嚎和憤怒聲音。詩巫區國會議員林財耀說了一句話,大意是:“新年不(用)回,國選回……”,意外激起了兩極化的反應。有人怒斥林財耀把政治凌駕于一切,讓游子回鄉的情意結被泛政治化,看重選票更勝于華人最重視的團圓。網絡的撻伐聲雖不斷,但認同應該趁選舉算總賬的聲音也不弱。執政者不要太低估這股情緒,尤其當情緒已經在醞釀,甚至沸騰到頂點,都足以激化選民矛盾的心態,一個轉念,選票可能成了渲泄的管道。

作為政治人物,有人說,林財耀說話太不懂得修飾,我卻認為在無須兜圈子委婉催票的直白話語中,反而激起人們從延燒的話題,往多個層面作思考。

新年不必回,國選才回,是鼓吹以牙還牙的報復心態嗎?當選民對執政者 原來已沒有好感,林財耀的一句話其實不過是發揮加深人民記憶的催化作用。當執政者都認定砂拉越會是最穩固的票倉,選民會因為嚥不下買貴機票這口氣而透過投下的一票再次發出怒吼的聲音嗎?

航空公司的機票價格是如何制定?是否有約束的管道?機票有沒有所謂的 頂價?當航空公司辦起零機票促銷,在暗自竊喜並徹夜守候在電腦或盯著手機屏幕搶廉價機票時,有沒有人反問天下為何有如此“好康”?買到便宜機票是理所當然,當特定數額的促銷機票已售罄,餘者以正常或是在消費者看來是貴得離譜的價格出售,消費者除非罷買,還有其他可抗議的管道?馬來西亞航空委員會又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林財耀痛批這政府太無能,連機票價格都管制不了,讓游子們有家回不得, 要改變只能換政府。換了政府是不是意味政府可以完全干涉機票價格的制定,讓航空公司不再能依據市場的變化,浮動票價?

有一種說法,要制止航空公司操控價格就必須開放領空,只有市場具備競爭 的空間,機票價格自然有望降低。無論是開放領空或是開闢新航線,市場供需永遠是最大的考量,盈利必然排在首位。砂拉越和沙巴在航班服務上有天壤之別的待遇,市場就是王道。

當新春遇上選舉年,會擦撞出什麼樣的火花?可以肯定的是,年年的新春,東馬的遊子最感觸,同在大馬,憑什麼東馬人得付比出國還貴的機票費?這是東馬人心中的一根刺,唯有拔之而後快。選前的熱身運動已開始,你是繼續旁觀,還是挽起袖子準備動起來?

4-2-2018:星洲日報

 

 

張貼在 綿里藏心 | 發表留言

走進婆羅洲~纯真笑靨

 

img 20180201 205024

1-2-2018:《星洲日報》副刊

圖片 | Posted on by | 發表留言

聖像的意義

8

21-1-2018:新加坡《海星報》

2017年12月31日,也是2017年最后一個主日彌撒,兩個孩子因為我堅持參加上午的華語彌撒而有些不悅。

不悅的原因主要有二,一是他們前一晚遲睡,第二天醒來時是距離彌撒開始只有半小時的時間;其二是,他們喜歡參加英語彌撒多于華語彌撒。我堅持參與早晨華語彌撒的原因是,年杪陰睛不定,眼下明明是睛空萬里,不消多時,老天爺的臉色說變就變,嘩拉拉傾盆大雨而下,往往壞了盤算。所以,我還是當機立斷,冒著小遲到的風險,堅持參加彌撒。
兩個孩子因為我的臨時決定,難免把情緒表露在臉上,小兒子更說了一些負氣話,讓美好的星期天頓時受到破壞。巧合的是,當天彌撒的讀經分享提到了家庭和睦,兒女要對父母孝順,而父母也要聆聽兒女的話,尊重他們的想法。這段讀經對我猶如當頭棒喝,小兒子似乎也感受到天主透過讀經在和他說話,母子倆有默契地相對望。我當下什麼也沒有說,只是摸摸孩子的頭,在他耳邊細語:聽到嗎?要尊敬父母。
后來無意見瀏覽臉書看到一個神父分享的照片,照片是若瑟、瑪利亞和小耶穌一家三口的照片,這幅畫的下方寫個“Peace”字。我心頭一震,莫非這是天主見我覺悟不夠,借畫提醒我嗎?
想起一句名言:“家是講愛的地方”,家庭成員該是互相聆聽,經常溝通,保有那份和諧。和平不意味盲目的容忍,而是允許彼此說出自己的看法,甚至是委屈,在關愛中讓彼此的關係得到提升和鞏固。為人父母在一味要求得到孩子尊重的同時,別忘了要適時蹲下,用與孩子的平等視野和他們溝通,也在尊重不代表放任或是寵溺的前提下,讓家成為孩子最牢實,也最安全的港灣。
21-1-2018 海星報
張貼在 海星報 | 發表留言

新年新希望

7-1-2018

7-1-2018:新加坡《海星》

張貼在 海星報 | 發表留言

做好自己,過好當下

28-1-2017

28-1-2018:《星洲日報〉綿里藏心專欄

在砂拉越這個地廣人稀的地方,交通系統的不發達,是讓人深感頭痛和苦惱的事。 

幾乎大半的民眾都有車或摩托代步,但不是人人在經濟上都負擔得起,而是公交系統的落后,因情勢所逼,不得已勒緊腰帶乖乖當車奴。談起公交系統的差勁,砂拉越人除了搖頭深嘆,也只能學會苦中尋樂。我和朋友曾戲謔,若要搭巴士上下班,恐怕不出半個月,我不是被公司因為天天遲大到而被發警告信,就是等著接大信封,隨時被炒魷魚。 

首長阿邦佐哈里豪言壯語許下要在3年內展開“輕快鐵計劃”可樂壞了我們,但高興之餘又不免忐忑,這會不會又像砂拉越人痴等了半個世紀才落實展開的泛婆大道工程,得再唱一回“左50年,右50年?” 

也當電子召車服務在近兩年逐漸把生意觸角伸入砂拉越主要城鎮,砂拉越人才開始嚐到交通便捷的一點甜頭。即使在人口相對集中,市區范圍不算大的詩巫,任職會計師的朋友告訴我,選擇電子召車代步比自己開車還要省時省力,精打細算如他,相信必是經過一番的計算才會有此定論。 

敦馬哈迪最近批評大學生賣椰漿飯及當優步(Uber)司機是政府失敗所致。大學生無法學以致用,是不是政府管理不當,導致經濟衰敗埋下的苦果,我不置可否。但若說賣椰漿飯或是當優步或GRAB司機就是浪費了多年的苦讀,不僅是我,相信嚮往自由生活,不約受朝九晚五生活約束的90后或是00后的年輕人也未必認同。 

前些日子因為一些事故而有一天連召兩次電子召車服務的記錄,職業病所至,我先后和兩位司機聊起他們的工作,話題也難免觸及當下的經濟蕭條。司機因為顧客有評估的權利而比傳統的載客司機更懂得待客之道,車廂的干淨和舒適以及沒有漫天開價的困擾是普遍獲得公認,不在我本文的討論范圍之內,倒是兩位司機展現對生活的正面態度,以及對工作的投入,都讓我留下很深刻的印象。 

第一位中年司機經營IT公司,從裝著打扮到代步工作,相信生活條件並不差。

問起即有自己的事業,何必兼職?司機從容解釋,電子召車服務的酬勞和佣金吸引人,反正平日載送孩子上下學、見顧客都免不了在路上川行,何不趁機賺一些外快?這位司機專選擇在周五到周日全天候載客,為的是拼豐厚的獎勵。

日夜奔波,不累嗎?司機回過頭,對我報以微笑說道:“不累啊,能和顧客聊聊天,時間容易打發,而且這就是生活呀!”望著那頭略帶花白的頭髮,我覺得司機大叔是生活的勇者,生命的風雨路上依然昂首向前行。 

后來又遇上另一位和我年齡相若的司機,這位司機從兼職轉為全職從事電召車服務,盡管感嘆工作時間長,長期在消耗精神和體力恐怕會有撐不住的第一天,但話題一轉卻主動和我分享最新的農耕技術。話匣子一開,司機滔滔不絕說自己對農業頗有習趣,除了大量閱讀,還不時上網搜尋資訊再加以鑽研,話題再連接到他如何以低成本投入種植生菜,雖然需要近一年時間才回本,但他己盤算著存夠一筆錢再擴大生產。我和司機只是在茫茫人海中彼此擦肩而過的陌生人,我卻由衷感激他無私的分享,為我上了一堂社會課。他的態度和熱誠,教曉也提醒我,大環境再低迷,再不如意的生活,都莫忘了路在自己的腳下。 

回到大學生沒有學以致用,更多人為了生活必須兼職這話題,我只想說,當我們在怒罵政府,批評征收消費稅拖累整個消費市場,我們除了不斷的埋怨,無止境的數落,也要自問難不成要讓這股負能量一直再循環?來屆國選會不會有改朝換代,我們心中都沒有肯定的答案。寄望大環境的改變並沒有錯,但別忘了所有的大改變,是仰賴每個人的態度和心境的小改變。大學生賣椰漿飯不可恥,兼職駕電子召車也不是什麼見不得光的事,努力做好自己,才不枉此生。

 28-1-2018  星洲日報
張貼在 綿里藏心 | 發表留言

香蕉葉包飯

25-1-2018

25-1-2018:《星洲日報》副刊

張貼在 副刊:圖片說故事 | 發表留言

誠實的政治告白

IMG_2641

23-1-2018:《星洲日報》情懷大地

“國陣的馬哈迪,跟希盟的馬哈迪是不同的……”,出自希盟領袖之口的這番話,讓我愣了半晌。
昔日站在巫統和國陣舞台的馬哈迪,和今天為希盟站台的馬哈迪,真的是判若兩人嗎?

是的,馬哈迪變了。變的是他曾經堅守的立場。

馬哈迪,確實變了。昔日他公開批判的政敵,今天是他緊擁的對象。昔日的政敵也從過去對他極盡的撻伐和數落,突然展現虛懷若谷的胸襟。這一切,都是政治在作怪。

但是,馬哈迪也有他對“不變”的堅持。他對政治數十年如一日的熱誠,想必無人能出其右。因為對政治的狂熱和熱愛,促使他無論是在位或被迫交棒后,視野和心思始終未離開過政治。他對政治的犀利批判,演講時的幽默風趣,還有他的文章,絕非是言之無物,也不會是空洞泛味的內容。這點,是許多政治人物應當向敦馬好好學習的。

坦白說,我個人是還蠻喜歡讀馬哈迪的文章,比如他最近寫了一篇主題為“獨裁者”的文章,借在別人眼中自己是獨裁者的批評,反諷和調侃自己,讓人玩味。

人非聖賢,是人都會犯錯,馬哈迪當然也會犯錯,這點是需要被理解和認同的。馬哈迪今天立場大轉換,一是沖著首相納吉,二是竭盡所能挽救兒子慕克力的政治事業,它的目的很明顯。

但是,馬哈迪的轉變是為了他個人的議程,多過于救國,幫助希盟這所謂的長遠目標。希盟的領袖應當很清楚明白,希盟只是馬哈迪的過橋板,彼此是甘于相互利用,也是為了執政的相互目標而結合。為利益而結合,他日也可能為利益的沖突而反目,這在政治上都是常有之事,也是極為平常。

所以,了解了政治的游戲規則,把諸如馬哈迪、慕尤丁、再益這類從執政跳到在野黨陣線形容為“棄暗投明”是虛偽和造作的;同樣的,那些昔日把馬哈迪、慕尤丁和再益捧上天,盡是說些吹捧的溢美之言,今日反過來指責的這些人,他們的嘴臉同樣令人厭惡,也受到鄙視。

馬哈迪是繼安華之后,反對黨陣營中最具號召力的人物。在安華兩度入獄,聲望和影響力已今非昔比,希盟更加“珍惜”馬哈迪更是情有可原。行動黨如今還靠林吉祥撐住,公正黨除了安華,還不見有第二個標志性人物,而敦馬雖然還不知對選舉票房的影響力還有多深遠,但來屆選舉對希盟絕對是最有實力,也最有條件扳倒國陣的一次,希盟怎還能不善用敦馬這張皇牌?

今天,張健仁在希盟大會上喊出“我們也不認同以前的馬哈迪”,等于是清楚昭告,眼前的政治亂局需要敦馬,情勢上非需要他不可,這是誠實的政治告白。對那些還糾結于這一票該怎麼投,甚至傾向于準備投廢票的選民,希盟只要避開力捧馬哈迪的好,而避重就輕地以大局為重作為說服,反而更能打動人。當中間選民,或是原本準備投廢票的選民因此被打動,則對國陣無疑是亮起危險的訊號。

23-1-2018

星洲日報

張貼在 《情懷大地》 | 發表留言

從死亡看見愛

22-1-2018

22-1-2018:《星洲日報》綿里藏心專欄

“寶娟走了……”,1月17日早晨的手機訊息傳來噩耗,盡管早已知甘寶娟時日無多,讀<7740>傳遞她死訊的那一行短訊,還是愣住了。

甘寶娟是誰?說實在的,我非但不認識她,也未和她見過面,卻透過《星洲日報》去年至今,多篇在《暖勢力》的報道,知曉她所做的一切,為她承受的病痛折騰而心疼,也為她的付出和獻出的大愛,有無以名狀的感動。或許,這份感動也是源自于自嘆不如,羞愧于始終未能跨過心中那個無形的坑,至今還提不起勇氣同意死後捐獻器官,更別說是當大體老師。

因為個人的怯儒,對于那些自願捐獻器官及大體者願意無私地遺愛人間,心中特別崇敬。甘寶娟便是其中一位。

甘寶娟不是名人,更不是什麼偉人,她的善舉之所以觸動人心,在于她活出自己,也活出生命。她未滿28歲,命運卻屢屢施予她殘酷的試煉,她的父母先后因患癌病逝,就連她也逃不過癌症的魔爪。當她還滿懷憧憬與戀人共組家庭,甜蜜攜手走人生路,癌魔竟以兇猛的姿態吞噬她的生命,試圖奪走她的一切。何其幸運和感人的是,她的另一半曾祥仁沒有拂袖離去,不但和她締結婚姻的誓約,也願意陪她走到人生的最后。

癌症無情,但生命有愛,散發的馨香之氣沁人心扉,也化解了人們對死亡的恐懼。病痛奪走芳華正茂的甘寶娟,一個無時無刻不展露青春笑臉的美少女卻在癌細胞大軍肆意的啃噬下變得骨瘦嶙峋,但讓人如沐春風的笑容未曾從甘寶娟的臉上抹去。

“我過得還不錯,會繼續努力……”,透過手機的屏幕,瀏覽甘寶娟為古晉“愛.無語良師”計劃呼吁社會大眾踴躍捐款的短片,我被她的這句話深深震住了!死神已向她緩緩招手,她卻能在鏡頭前安然無畏地說:“我過得還不錯”。這一句“不錯”代表什麼?我相信,這句話不意味<7740>甘寶娟有信心戰勝癌魔,“不錯”意味她面對癌細胞的咄咄逼近,貪婪啃噬她的肉體,她仍然能悠然自得面對死亡的烏雲已籠罩在她的上空。就在錄制短片的17天后,甘寶娟走了,留下她的軀體,也留下她的大愛。

這場仗,寶娟沒有輸!疾病讓她的呼吸戛然停止,卻不能阻止她讓愛在人間延續。

這場仗,在精神上,寶娟堪稱是勝利者。生命雖短,她卻把走向餘暉的時光發揮得淋漓盡致。她努力用她的生命詮釋,死亡並不可怕,可悲又可怕的是沒有善盡生命的使用權,而她做到了化無用為大用。

套一句慈濟人說的話:“生命有限,慧命無限”,死亡結束的是甘寶娟在世的生命,她的智慧,她豁達的人生觀,卻自然無暢地感染無數人。她獻出自己的大體,讓它歸于塵土或撒于大海,灰飛湮滅時,在人間化愛為永恆。

用生命影響生命,用生命感動生命。甘寶娟做到了!“我願放手,也祝她一路好走……”當甘寶娟的丈夫曾祥仁透過電話對我說這番話時,我明瞭他在努力學習放下,再多不捨也不願意看到妻子受無止盡的折騰。妻子的大愛感動並讓他相信,放手會是最美的祝福。

生死有命,輕重由己。平凡的甘寶娟,人世間短暫走一趟,留下不平凡的足跡。謝謝你,寶娟,用你的生命帶給我們啟迪。

22-1-2018

星洲日報

張貼在 綿里藏心 |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