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愁與矛盾

詩人說,每逢佳節倍思親。對游子,年關漸近時,鄉愁就像無孔不入般,鑽進心裡,記憶就像自動倒帶般,在腦海翻騰。

拿著“詩巫是我家”的紅包封,細閱那帶著詩意,仿佛有穿透游子心思魔力的文字,解開政治的外衣,我必須說這是離鄉近20年來,最能觸動心弦的“心情故事”。

我不把它當成是承載對晚輩祝福的紅包封,印刻在封面的圖片,還有那把游子對家鄉的万縷心思都化為繞指柔,說到心坎的文字,都像是訴說游子的心情。讀著讀著,心還有莫名的陣陣揪動,浮現的淡淡酸楚,是無奈接受現實的一種妥協?

“鄉愁是一種思念,我在這頭,你在那頭”,對游子,鄉愁豈止是思念,鄉愁更是一種矛盾。游子在漫漫回憶中,緬懷記憶中兒時、年少時的老詩巫,渴望舊時的畫面重現眼前時,對家鄉的眷念是心中不變的悸動,也在記憶的翻攪中尋覓久違的感動。

腳步穿梭在巷弄,昏暗街燈下,仿佛還見大叔佝僂著背,拌弄充滿古早味潮州扁面的身影。舌尖貪戀伴著淡淡豬油香气的好味道,但歲月的巨輪,城鎮的發展步伐,早已把大叔請離了巷弄,也像魂縈夢牽的老味道,你必須承認,很多美好的畫面就讓它定格在回憶里就好,因為一切早已回不去了。

游子的心情是矛盾又複雜,回鄉就像帶著記憶朝聖的心情,既盼望找回當初的美好,卻又感慨于這美好怎麼又好像原地踏步般,數十年如一日啊!

大家都說,要感受濃郁的過年氣氛,就到小地方去,因為游子絡繹回鄉把過年的氣氛都活絡起來,縱使困在長長的車龍中,竟也甘之如飴。但熱鬧的氣氛如乍現的曇花,當游子再度拎起行囊,往那座可以讓他/她實現理想,滿足他/她對生活慾望追求的城市奔去,家鄉又恢復一如過往的寧靜和孤寂,家鄉對游子只是人生的驛站。

游子歸故里,光餅的芝麻香、乾拌麵的古早味、鼎邊糊的清淡爽口,品嚐道道小食滿足的是舌尖上的記憶,但游子心裡很清楚,這份故鄉情總有一天會隨著歲月的淘洗,鄉味、鄉容、鄉情在“久在他鄉成故鄉”的現實使然下,只是他日老后坐在搖椅上,畫面如吉光片雨般,在回憶中細數當年情。

游子的鄉愁是矛盾的,既不願見高樓拔地起,讓這座富有濃濃人情味的城鎮被鋼骨水泥森林所包圍,又不願見它如同年華老去的容顏,當木材業已如西沉的太陽,搭不上發展的列車,只能眼睜睜望著它被遠遠拋離。

家,是游子永遠的牽掛。家在哪里,根在哪里,殘酷的現實赤裸裸揭示,無數的游子為了生活,只能選擇在異地紮土生根,漸漸的,自己的身份只是原鄉匆匆的過客。

7-2-2018 星洲日報

 

廣告

About Josephine Ho Lee Ping

何俐萍(Josephine Ho );《星洲日報》東馬區副執行編輯。 畢業於大馬新聞資訊學院;中學在砂拉越詩巫的公教中學修讀。 1996年加入《星洲日報》,在砂拉越詩巫擔任記者,過後,擔任新聞編輯,隨後,於2012年升任砂拉越高級新聞編輯。2018年2月升任為東馬區副執行編輯。 何俐萍在砂拉越《星洲日報》撰寫〈情懷大地〉專欄;同時,也在《星洲日報》全國言路版的〈綿里藏心〉專欄中發表文章。 何俐萍擅長於政治新聞、評論、副刊文稿等。她曾多次在獲得新聞獎。 何俐萍的聯系電郵: hleeping@gmail.com
本篇發表於 《情懷大地》。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