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新春遇上選舉年

img 20180204 215630

4-2-2018:《星洲日報》綿里藏心專欄

人間二月天,空氣中飄蕩著年味,還有濃得化不開的政治味。

在台灣,政治的上的勢不兩立,讓常年在大陸打拼的台商在來臨的春節可能嚐到回不了家團圓的鄉愁。團圓本是和諧溫馨的畫面,因為政治的過度操弄,讓美好的畫面遭受人為的破壞。

以政治意識型態決定一切,讓176班春運加班機飛不起來,但在沒有疆界的經濟天空,兩岸企業和商人的頻密來往已不是綠營說切斷就能切斷。

在東馬,游子逢年過節的前夕盯著屏幕,望著比平日翻漲數倍的機票價格,心在淌血。數十年來心酸依舊在,在政治收割的季節,它一次又一次被端上桌,試圖喚起游子的共鳴。當游子一再被當砧板上的魚肉,為了一家人和和樂樂共享一頓團圓飯而忍痛掏腰包,游子不是無感的。當積壓的情緒已到了臨界點,旁人一句不管是有心還是無意的一句話,都足以讓情緒翻騰。

當新春回鄉的機票價格貴得令人咋舌成了民眾茶餘飯后熱議的話題,在社交網站更充斥哀嚎和憤怒聲音。詩巫區國會議員林財耀說了一句話,大意是:“新年不(用)回,國選回……”,意外激起了兩極化的反應。有人怒斥林財耀把政治凌駕于一切,讓游子回鄉的情意結被泛政治化,看重選票更勝于華人最重視的團圓。網絡的撻伐聲雖不斷,但認同應該趁選舉算總賬的聲音也不弱。執政者不要太低估這股情緒,尤其當情緒已經在醞釀,甚至沸騰到頂點,都足以激化選民矛盾的心態,一個轉念,選票可能成了渲泄的管道。

作為政治人物,有人說,林財耀說話太不懂得修飾,我卻認為在無須兜圈子委婉催票的直白話語中,反而激起人們從延燒的話題,往多個層面作思考。

新年不必回,國選才回,是鼓吹以牙還牙的報復心態嗎?當選民對執政者 原來已沒有好感,林財耀的一句話其實不過是發揮加深人民記憶的催化作用。當執政者都認定砂拉越會是最穩固的票倉,選民會因為嚥不下買貴機票這口氣而透過投下的一票再次發出怒吼的聲音嗎?

航空公司的機票價格是如何制定?是否有約束的管道?機票有沒有所謂的 頂價?當航空公司辦起零機票促銷,在暗自竊喜並徹夜守候在電腦或盯著手機屏幕搶廉價機票時,有沒有人反問天下為何有如此“好康”?買到便宜機票是理所當然,當特定數額的促銷機票已售罄,餘者以正常或是在消費者看來是貴得離譜的價格出售,消費者除非罷買,還有其他可抗議的管道?馬來西亞航空委員會又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林財耀痛批這政府太無能,連機票價格都管制不了,讓游子們有家回不得, 要改變只能換政府。換了政府是不是意味政府可以完全干涉機票價格的制定,讓航空公司不再能依據市場的變化,浮動票價?

有一種說法,要制止航空公司操控價格就必須開放領空,只有市場具備競爭 的空間,機票價格自然有望降低。無論是開放領空或是開闢新航線,市場供需永遠是最大的考量,盈利必然排在首位。砂拉越和沙巴在航班服務上有天壤之別的待遇,市場就是王道。

當新春遇上選舉年,會擦撞出什麼樣的火花?可以肯定的是,年年的新春,東馬的遊子最感觸,同在大馬,憑什麼東馬人得付比出國還貴的機票費?這是東馬人心中的一根刺,唯有拔之而後快。選前的熱身運動已開始,你是繼續旁觀,還是挽起袖子準備動起來?

4-2-2018:星洲日報

 

 

廣告

About Josephine Ho Lee Ping

何俐萍(Josephine Ho );《星洲日報》東馬區副執行編輯。 畢業於大馬新聞資訊學院;中學在砂拉越詩巫的公教中學修讀。 1996年加入《星洲日報》,在砂拉越詩巫擔任記者,過後,擔任新聞編輯,隨後,於2012年升任砂拉越高級新聞編輯。2018年2月升任為東馬區副執行編輯。 何俐萍在砂拉越《星洲日報》撰寫〈情懷大地〉專欄;同時,也在《星洲日報》全國言路版的〈綿里藏心〉專欄中發表文章。 何俐萍擅長於政治新聞、評論、副刊文稿等。她曾多次在獲得新聞獎。 何俐萍的聯系電郵: hleeping@gmail.com
本篇發表於 綿里藏心。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