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實的政治告白

IMG_2641

23-1-2018:《星洲日報》情懷大地

“國陣的馬哈迪,跟希盟的馬哈迪是不同的……”,出自希盟領袖之口的這番話,讓我愣了半晌。
昔日站在巫統和國陣舞台的馬哈迪,和今天為希盟站台的馬哈迪,真的是判若兩人嗎?

是的,馬哈迪變了。變的是他曾經堅守的立場。

馬哈迪,確實變了。昔日他公開批判的政敵,今天是他緊擁的對象。昔日的政敵也從過去對他極盡的撻伐和數落,突然展現虛懷若谷的胸襟。這一切,都是政治在作怪。

但是,馬哈迪也有他對“不變”的堅持。他對政治數十年如一日的熱誠,想必無人能出其右。因為對政治的狂熱和熱愛,促使他無論是在位或被迫交棒后,視野和心思始終未離開過政治。他對政治的犀利批判,演講時的幽默風趣,還有他的文章,絕非是言之無物,也不會是空洞泛味的內容。這點,是許多政治人物應當向敦馬好好學習的。

坦白說,我個人是還蠻喜歡讀馬哈迪的文章,比如他最近寫了一篇主題為“獨裁者”的文章,借在別人眼中自己是獨裁者的批評,反諷和調侃自己,讓人玩味。

人非聖賢,是人都會犯錯,馬哈迪當然也會犯錯,這點是需要被理解和認同的。馬哈迪今天立場大轉換,一是沖著首相納吉,二是竭盡所能挽救兒子慕克力的政治事業,它的目的很明顯。

但是,馬哈迪的轉變是為了他個人的議程,多過于救國,幫助希盟這所謂的長遠目標。希盟的領袖應當很清楚明白,希盟只是馬哈迪的過橋板,彼此是甘于相互利用,也是為了執政的相互目標而結合。為利益而結合,他日也可能為利益的沖突而反目,這在政治上都是常有之事,也是極為平常。

所以,了解了政治的游戲規則,把諸如馬哈迪、慕尤丁、再益這類從執政跳到在野黨陣線形容為“棄暗投明”是虛偽和造作的;同樣的,那些昔日把馬哈迪、慕尤丁和再益捧上天,盡是說些吹捧的溢美之言,今日反過來指責的這些人,他們的嘴臉同樣令人厭惡,也受到鄙視。

馬哈迪是繼安華之后,反對黨陣營中最具號召力的人物。在安華兩度入獄,聲望和影響力已今非昔比,希盟更加“珍惜”馬哈迪更是情有可原。行動黨如今還靠林吉祥撐住,公正黨除了安華,還不見有第二個標志性人物,而敦馬雖然還不知對選舉票房的影響力還有多深遠,但來屆選舉對希盟絕對是最有實力,也最有條件扳倒國陣的一次,希盟怎還能不善用敦馬這張皇牌?

今天,張健仁在希盟大會上喊出“我們也不認同以前的馬哈迪”,等于是清楚昭告,眼前的政治亂局需要敦馬,情勢上非需要他不可,這是誠實的政治告白。對那些還糾結于這一票該怎麼投,甚至傾向于準備投廢票的選民,希盟只要避開力捧馬哈迪的好,而避重就輕地以大局為重作為說服,反而更能打動人。當中間選民,或是原本準備投廢票的選民因此被打動,則對國陣無疑是亮起危險的訊號。

23-1-2018

星洲日報

廣告

About Josephine Ho Lee Ping

何俐萍 (Josephine Ho );《星洲日報》東馬區副執行編輯。 ●砂拉越文化研究學會理事 ●畢業於大馬新聞資訊學院;中學在砂拉越詩巫的公教中學修讀。 ●1996年加入《星洲日報》,在砂拉越詩巫擔任記者,過後,擔任新聞編輯,隨後,於2012年升任砂拉越高級新聞編輯。2018年2月升任為東馬區副執行編輯。 ●何俐萍在砂拉越《星洲日報》撰寫〈情懷大地〉專欄;同時,也在《星洲日報》全國言路版的〈綿里藏心〉專欄中發表文章。 ●何俐萍在吉隆坡天主教《橋樑》雙月刊撰寫〈童心童行〉專欄,同時,也在新加坡天主教刊物《海星報》、砂拉越古晉天主教刊物《天窗》撰寫專欄。 ●何俐萍也在一些時事、政治課題上,受邀在百格網絡電視(Pocketimes.my)、City Plus fm電台發表評論。 ●何俐萍擅長於政治新聞、評論、副刊文稿等。她曾多次在獲得新聞獎。 ●何俐萍的聯系電郵: hleeping@gmail.com
本篇發表於 《情懷大地》。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