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死亡看見愛

22-1-2018

22-1-2018:《星洲日報》綿里藏心專欄

“寶娟走了……”,1月17日早晨的手機訊息傳來噩耗,盡管早已知甘寶娟時日無多,讀<7740>傳遞她死訊的那一行短訊,還是愣住了。

甘寶娟是誰?說實在的,我非但不認識她,也未和她見過面,卻透過《星洲日報》去年至今,多篇在《暖勢力》的報道,知曉她所做的一切,為她承受的病痛折騰而心疼,也為她的付出和獻出的大愛,有無以名狀的感動。或許,這份感動也是源自于自嘆不如,羞愧于始終未能跨過心中那個無形的坑,至今還提不起勇氣同意死後捐獻器官,更別說是當大體老師。

因為個人的怯儒,對于那些自願捐獻器官及大體者願意無私地遺愛人間,心中特別崇敬。甘寶娟便是其中一位。

甘寶娟不是名人,更不是什麼偉人,她的善舉之所以觸動人心,在于她活出自己,也活出生命。她未滿28歲,命運卻屢屢施予她殘酷的試煉,她的父母先后因患癌病逝,就連她也逃不過癌症的魔爪。當她還滿懷憧憬與戀人共組家庭,甜蜜攜手走人生路,癌魔竟以兇猛的姿態吞噬她的生命,試圖奪走她的一切。何其幸運和感人的是,她的另一半曾祥仁沒有拂袖離去,不但和她締結婚姻的誓約,也願意陪她走到人生的最后。

癌症無情,但生命有愛,散發的馨香之氣沁人心扉,也化解了人們對死亡的恐懼。病痛奪走芳華正茂的甘寶娟,一個無時無刻不展露青春笑臉的美少女卻在癌細胞大軍肆意的啃噬下變得骨瘦嶙峋,但讓人如沐春風的笑容未曾從甘寶娟的臉上抹去。

“我過得還不錯,會繼續努力……”,透過手機的屏幕,瀏覽甘寶娟為古晉“愛.無語良師”計劃呼吁社會大眾踴躍捐款的短片,我被她的這句話深深震住了!死神已向她緩緩招手,她卻能在鏡頭前安然無畏地說:“我過得還不錯”。這一句“不錯”代表什麼?我相信,這句話不意味<7740>甘寶娟有信心戰勝癌魔,“不錯”意味她面對癌細胞的咄咄逼近,貪婪啃噬她的肉體,她仍然能悠然自得面對死亡的烏雲已籠罩在她的上空。就在錄制短片的17天后,甘寶娟走了,留下她的軀體,也留下她的大愛。

這場仗,寶娟沒有輸!疾病讓她的呼吸戛然停止,卻不能阻止她讓愛在人間延續。

這場仗,在精神上,寶娟堪稱是勝利者。生命雖短,她卻把走向餘暉的時光發揮得淋漓盡致。她努力用她的生命詮釋,死亡並不可怕,可悲又可怕的是沒有善盡生命的使用權,而她做到了化無用為大用。

套一句慈濟人說的話:“生命有限,慧命無限”,死亡結束的是甘寶娟在世的生命,她的智慧,她豁達的人生觀,卻自然無暢地感染無數人。她獻出自己的大體,讓它歸于塵土或撒于大海,灰飛湮滅時,在人間化愛為永恆。

用生命影響生命,用生命感動生命。甘寶娟做到了!“我願放手,也祝她一路好走……”當甘寶娟的丈夫曾祥仁透過電話對我說這番話時,我明瞭他在努力學習放下,再多不捨也不願意看到妻子受無止盡的折騰。妻子的大愛感動並讓他相信,放手會是最美的祝福。

生死有命,輕重由己。平凡的甘寶娟,人世間短暫走一趟,留下不平凡的足跡。謝謝你,寶娟,用你的生命帶給我們啟迪。

22-1-2018

星洲日報

廣告

About Josephine Ho Lee Ping

何俐萍 (Josephine Ho );《星洲日報》東馬區副執行編輯。 ●砂拉越文化研究學會理事 ●畢業於大馬新聞資訊學院;中學在砂拉越詩巫的公教中學修讀。 ●1996年加入《星洲日報》,在砂拉越詩巫擔任記者,過後,擔任新聞編輯,隨後,於2012年升任砂拉越高級新聞編輯。2018年2月升任為東馬區副執行編輯。 ●何俐萍在砂拉越《星洲日報》撰寫〈情懷大地〉專欄;同時,也在《星洲日報》全國言路版的〈綿里藏心〉專欄中發表文章。 ●何俐萍在吉隆坡天主教《橋樑》雙月刊撰寫〈童心童行〉專欄,同時,也在新加坡天主教刊物《海星報》、砂拉越古晉天主教刊物《天窗》撰寫專欄。 ●何俐萍也在一些時事、政治課題上,受邀在百格網絡電視(Pocketimes.my)、City Plus fm電台發表評論。 ●何俐萍擅長於政治新聞、評論、副刊文稿等。她曾多次在獲得新聞獎。 ●何俐萍的聯系電郵: hleeping@gmail.com
本篇發表於 綿里藏心。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