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現實能奈何?

25-10-2017:《星洲日報》情懷大地專欄

貴為砂拉越副首長,也是人民黨黨魁的詹姆士瑪欣上周六出席國陣大會,未先談收獲,倒是吐露了滿肚子的怨氣。

“這到底是誰的集會?”詹姆士瑪欣的不滿,一如所料,沒有激發同聲同氣的效應,他的怒吼像是拋到南中國海的一顆小石子,隨浪逐流,濺起的水花小得讓人絲毫未察覺。

國陣大會本是大小家庭成員的聚會,除了一襲藍衣和制服上車繡的天秤標誌,從現場的布置、動員的造勢,再到氣氛的醞釀,都讓巫統以外的國陣成員黨領袖滿臉錯愕,一時錯覺,以為自己踏入了巫統大會的現場。環顧四周,映入眼簾的是不同膚色的臉孔,再望望身邊的同儕,輕捏自己的臉頰:“嗯,會痛……” ,並非置身夢境。

詹姆士瑪欣確實沒有走錯地方,但傳入耳際的論調,橫幅上目光所及的肖像,都讓他很不是滋味,以致當記者詢問他對大會有何感想,他先吐的是自己心中的極度不快,而不是侃侃而談國陣應戰來屆國選已運籌帷幄,箭在弦上只待開弓。

“變質了!”、“花瓶!”……,但哪一年,哪一次大會不是如此的場景,哪一回不是大哥台上喊話,台下的眾小弟和小妹們只能乖乖在聽,有怨言、有不滿在所謂的“國陣精神”的大原則下必須學習自我撫平,甚至是自我消音,否則落得黨紀侍候的下場,出氣不成,自己倒是碰了一鼻子灰。

巫統是第一天當國陣的老大嗎?國陣是剛成立的政黨聯盟嗎?翻閱歷史,國陣是一個比我還“年長”的政黨聯盟,而國陣 其他大小成員黨必須看巫統的臉色,仰仗巫統的鼻息,也不是近幾年的事。

2013年的國會選舉,全國222個國會議席,巫統競選119個,意味競選超過一半的議席,在13個成員黨之中,形勢一擺,一目了然,無須贅言。而在119個議席當中,巫統贏得88個議席,議席所占的比例已把其他成員黨都遠遠拋在后頭。所以,上周六的國陣大會,出現“變調”的情況是預料之內,對巫統,更是理所當然。

國陣大會不過是坦率反映了政治實況,誰是老大誰就牢控了話語權,也必然以其思路和政綱影響其他成員黨。國陣大會召開的翌日,我特意仔細翻閱報紙的內容,除了詹姆士瑪欣公開表達不滿,從刊出的照片看出,其餘領袖仍秉持國陣精神,神情愉悅地揮舞國陣的藍色小旗幟,哼唱著國陣的黨歌。

還有姐姐妹妹們,如沐春風齊齊排排站在橫幅的前方,咧嘴一笑拍照上傳社交網站再打卡。婦女姐妹們展現的和諧畫面,和詹姆士瑪欣的不爽,形成不協調的畫面。是姐姐妹妹沒有政治嗅覺嗎?或許在理想和現實之間,她們只是選擇向現實臣服,沒有能力反抗,就要說服自己接受。

大家庭內總要有個一家之主,更何況是為利益而湊合的政治大家庭。所謂平起平坐,尊重彼此的發言權,就只能當自我安慰也罷。面對體制內的不公不義,除非你已做好痛斥一番后,再斷然拂袖離去的心理準備,否則只能識趣地繼續沉默。

25-10-2017

廣告

About Josephine Ho Lee Ping

何俐萍 (Josephine Ho );《星洲日報》東馬區副執行編輯。 ●砂拉越文化研究學會理事 ●畢業於大馬新聞資訊學院;中學在砂拉越詩巫的公教中學修讀。 ●1996年加入《星洲日報》,在砂拉越詩巫擔任記者,過後,擔任新聞編輯,隨後,於2012年升任砂拉越高級新聞編輯。2018年2月升任為東馬區副執行編輯。 ●何俐萍在砂拉越《星洲日報》撰寫〈情懷大地〉專欄;同時,也在《星洲日報》全國言路版的〈綿里藏心〉專欄中發表文章。 ●何俐萍在吉隆坡天主教《橋樑》雙月刊撰寫〈童心童行〉專欄,同時,也在新加坡天主教刊物《海星報》、砂拉越古晉天主教刊物《天窗》撰寫專欄。 ●何俐萍也在一些時事、政治課題上,受邀在百格網絡電視(Pocketimes.my)、City Plus fm電台發表評論。 ●何俐萍擅長於政治新聞、評論、副刊文稿等。她曾多次在獲得新聞獎。 ●何俐萍的聯系電郵: hleeping@gmail.com
本篇發表於 《情懷大地》。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