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憎分明的馬哈迪

當知道敦馬哈迪要來古晉,坦白說,我還真是滿心期待。

心裡暗自盤算,不能到場,現場少不了希盟和支持者的Live直播,我還怕錯過嗎?別誤會,不是要聽他爆料,而是聽他怎麼推翻他愛了一輩子的國陣和巫統。

首先,我必須說明,我不是馬哈迪的擁躉。但必須承認的是,馬哈迪掌政22年,像我這類在他掌政期間成長的新聞從業員,馬哈迪帶給我們的“教育”,甚至是受到的“震撼”並不少。

馬哈迪於24-9-2017以希望聯盟主席身份,在古晉發表演講!

馬哈迪的強勢和鐵腕手段,22年的大權在握,大致上已讓人看清他的政治性格。他的演講風范,幽默但不失犀利,內容簡單扼要,直擊核心,而且讓人容易捉重點。不像馬哈迪曾經一手提拔,也一手把他打入監牢的安華,演講時非但喜歡拋書包,還特別喜歡引用一些深澀,甚至是他安華獨創的詞匯,記者不但聽得辛苦,做筆錄時常有該從何下手的苦惱。

1999年國會選舉時,馬哈迪在詩巫的民眾會堂出席一場助選活動時,媒體豈會錯過圍堵他的機會?當時,我也是硬擠在記者群把錄音機遞到馬哈迪的嘴邊,我對同行當時的提問印象模糊,但對馬哈迪的答案,至今仍印象深刻,至今回想仍覺得馬哈迪的答案堪稱一絕!

反對黨就像茨廠街賣的假Rolex,你會買嗎?”馬哈迪似笑非笑的回應,眼神像是刺透人心的利箭。這題新聞我只用了大約10分鐘寫完,感謝馬哈迪讓我當時不需苦思重點。

18年后的今天,時移物轉,人事已非。馬哈迪已不再是當年意氣風發坐在第一把交椅上發號司令的統帥,再度來砂也不會有昔日的排場和氣派。如今湧到機場哈腰恭迎他的人是他昔日批評的“假Rolex”,當年對他畢恭畢敬,讚譽他是大馬現代之父的盟友,今天個個恨不得指著他的鼻頭怒罵他是老懵懂,不屑他認賊作友。

當年,茨廠街是游客必到的旺區,今天的茨廠街只聽到外勞的叫賣聲,你很少再聽到身邊的人說:“走,到茨廠街逛逛!”,它早已沒落了。而馬哈迪,當然也不是當年的馬哈迪。若再次問他還會把反對黨形容為“假Rolex”嗎?他若非扮失憶問你:“我有這麼說過嗎?”,要不就是故作大方說:“過去的,就讓他過去吧!”

凡走過必留下痕跡,凡講過也必留下證據。上網一搜,不管是馬哈迪痛罵安華、林吉祥,還是反對黨領袖數落馬哈迪的不是,字字句句讀起,腦海再浮現眾人如今同台手挽手的“和諧”畫面……只能意會,無須言傳!

馬哈迪、林吉祥、安華,都是政治的“典范”,是敵人還是朋友,關係隨時可以轉換。他們可以廿多年來數落和痛批同一個人,卻也可以在短時間內豪飲政治忘情水,把恩怨一筆勾銷。就像在沙灘上寫字,浪一湧來,痕跡全無。記憶也可以像鉛筆字,橡皮擦輕輕一擦,什麼都看不見!

馬哈迪說得很清楚,這是他有生之年最后一次推翻政權的機會。雖已92歲,再強的戰斗力和意志力,都敵不過身體器官的衰退。馬哈迪比任何人都清醒,他的目標是斗倒納吉,亦如他當年一手裁培安華和阿都拉,也一腳把他們踹下舞台,他需要借助反對黨的力量協助他扳回這一局,為了達到終極目標,要他推翻過去的馬哈迪也再所不惜。林吉祥等,也不是不明白馬哈迪的盤算,時局需要,大家就配合演好這一幕就是!旁觀者如你我,無須太認真。

重讀馬哈迪當年所寫的《馬來人的困境》,再咀嚼他的“假Rolex”論,換了政黨,跳上不一樣的舞台,馬哈迪還是馬哈迪,希盟只是他的過橋板。唯一可以認可的是,昔日的巫統,今日的希盟,強大的氣場讓馬哈迪走到哪里,依然掌握話語權。

說不愛就不愛,馬哈迪比誰都夠狠!

24-9-2017

星洲日報

廣告

About Josephine Ho Lee Ping

何俐萍(Josephine Ho );《星洲日報》東馬區副執行編輯。 畢業於大馬新聞資訊學院;中學在砂拉越詩巫的公教中學修讀。 1996年加入《星洲日報》,在砂拉越詩巫擔任記者,過後,擔任新聞編輯,隨後,於2012年升任砂拉越高級新聞編輯。2018年2月升任為東馬區副執行編輯。 何俐萍在砂拉越《星洲日報》撰寫〈情懷大地〉專欄;同時,也在《星洲日報》全國言路版的〈綿里藏心〉專欄中發表文章。 何俐萍擅長於政治新聞、評論、副刊文稿等。她曾多次在獲得新聞獎。 何俐萍的聯系電郵: hleeping@gmail.com
本篇發表於 《情懷大地》。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