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能力說“不”嗎?

《星洲日報》綿里藏心專欄

帶西馬的朋友到華人經營的餐館用餐,朋友見好幾個戴頭巾的女招待員穿梭在人群中忙于上菜和招待客人,靜靜觀察多時,終于忍不住開口。“這是清真餐館嗎?為什麼她們可以在這里工作?” 

“這只是一間沒有售賣豬肉食品的餐館,很受各族食客的歡迎。”我指向牆角擺滿的紅酒說:“在砂拉越,這(不同種族在同一屋簷下用餐,穆斯林在華人經營的超市或餐館工作)不成問題。”朋友噘起嘴搖頭說道,這在西馬肯定不行,現在連蔬菜和啤酒擺在同一個冰箱都成問題了。接著開始細數這些年讓人心生不安的措施。 

我難掩自豪的向朋友約略介紹砂拉越廿多個民族多年來的相處猶如置身在文化大熔爐,這些年能做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其實沒有什麼艱深難懂的秘訣,成功之道只是人與人相處最基本講究的尊重。 

年初,領導砂拉越只有短短兩年餘的首長阿德南驟然離逝,我在人潮洶湧的清真寺內,從逾萬張不同膚色臉孔流露的哀傷神情中,真切感受到一個真正受人景仰的領袖必然是有寬闊的胸襟,沒有族群和膚色之分的開明思維,讓愛戴他的人願意為他請假,或是暫時放下工作抽出一兩個小時,只為來到清真寺瞻仰他,也送別致愛的領袖。當時還發生另一個小插曲,踏入清真寺內準備向阿德南獻上最後的敬意時,我和隨行的友人因為沒有披上頭巾一度受阻攔,工作人員非但沒有厲聲指責我們不尊重伊斯蘭,反而是一臉歉意再聲聲抱歉,希望我們能體諒。我為自己當時不該犯下的疏忽感到自責,卻為工作人員用心解說和貼心為我們設法找頭巾而感到陣陣的溫暖。見我和同行的友人終于找來頭巾也順利披上,工作人員以和藹的笑臉對我豎起拇指,我當下真的由衷以能生活在種族和諧的砂拉越為榮。 

數天前晨運時從遠處見馬來大嬸牽著男童對著一隻狗在喃喃自語,我心頭一驚,難不成大嬸借狗向男童闡述在可蘭經教義中,狗並非聖潔的動物?我趨近時大嬸還熱情與我打招呼,只見他摟著男童的幼小身軀,伸出手對狗輕呼“哈囉,Doggy”我深抽一口氣,三五步回望大嬸慈祥的臉孔,感謝她為小男孩樹立良好的榜樣,也作最好的身教示范,拋開宗教的禁忌,在孩子的心中撒下關懷和仁愛的種子。

然而,這些天鬧得沸沸揚揚的啤酒節,還有前些日子在登嘉樓發生中餐館及華人茶餐室因為把蔬果和酒精飲料擺在同一個冰箱而被衛生局取締並提控的案件,讓我愈加不安,不免擔憂這股不良風氣會不會有一天也飄向南中國海的這一端,眼前種族共融的和諧畫面,會不會有稍縱即失的危機?

被令停辦的啤酒節,先是以荒誕可笑的三大理由被駁回申請,各方的惡評如潮水湧來,警方出面說明有恐襲的威脅而不贊同主辦看似理由恰當,但同樣無法平息人民的失望和憤怒。民眾失望的並非失去暢飲狂歡的機會,憤怒的是走向封閉,甚至是極端化的處理手法,已經讓非穆斯林察覺到他們的感受愈來愈不被在乎,打著宗教旗號的行事手段,已讓立國以來強調的宗教自由的界線被刻意模糊化。

昨天是蔬果,今天是啤酒,接下來呢?會不會有更多莫名奇妙的指示或禁令,只要打出“不安全”、“敏感”、“不必要”,或是讓人哭笑不得的“會下雨”的理由,就可蓋下拒批的印章?
 
傳舞獅和燃放鞭炮是為了趕走作怪的年獸,有一天有關當局會不會以唯恐帶來混亂而限定相關團體表演的時段?我真的不敢說不會,因為這種情況已經在他國真實發生了。每年的聖誕節前夕,商場的佈置和悅耳舒心的聖誕歌曲是這座城市的另類美景,我不希望作為教友的我,有一天也被某團體以“違反某某教義”的理由,剝奪我公開慶祝耶穌降生這重大日子。我更極度不願意,有朝一日我在孕育我的土地,我連想說聲“不”也被強迫消音。
23-9-2017
廣告

About Josephine Ho Lee Ping

何俐萍(Josephine Ho );《星洲日報》東馬區副執行編輯。 畢業於大馬新聞資訊學院;中學在砂拉越詩巫的公教中學修讀。 1996年加入《星洲日報》,在砂拉越詩巫擔任記者,過後,擔任新聞編輯,隨後,於2012年升任砂拉越高級新聞編輯。2018年2月升任為東馬區副執行編輯。 何俐萍在砂拉越《星洲日報》撰寫〈情懷大地〉專欄;同時,也在《星洲日報》全國言路版的〈綿里藏心〉專欄中發表文章。 何俐萍擅長於政治新聞、評論、副刊文稿等。她曾多次在獲得新聞獎。 何俐萍的聯系電郵: hleeping@gmail.com
本篇發表於 綿里藏心。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