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你到最後─如何進行善別(完):激蕩思想火花。善別僅需陪伴

本土臨終關懷推動者馮以量今年8月中,在古晉組織善終、善別和善生工作坊,當中有一個環節,是讓學員學習和思考如何善別。

工作坊中,馮以量請一名學員扮演臨終病人,讓他躺下,通過此環節,和學員討論善別的重要性。

舉凡臨終關懷的教科書,都提倡善別需懂得四道人生,即道謝、道別、道愛及道歉。唯馮以量認為,光知道內容不足夠,還必須知道如何進行。在“如何進行善別”環節中,馮以量和學員花了一小時時間討論,在善別過程所需的準備過程和內容。

學員的踴躍分享、發問及反饋中,彼此通過激蕩擦出思想火花,分享內容也讓馮以量有所啟發,綜合及整理學員的分享心得后,與《星洲日報》讀者分享。

善別前的準備

一、善別前,準備好自己的心情。還未進房間前,先深呼吸。讓自己的心情平靜。

二、善別前,準備紙巾。紙巾是準備給自己、也準備給對方。哭泣時,不急于遞紙巾給對方,難得大家可以共同流眼淚。要是對方想要用紙巾,我們再遞上。

三、稍微準備哪一段時間才是適當進行善別,例如早上、下午或晚上、或病人身體比較不疼痛、比較清醒或是話特別多的當下等。

四、可決定是要獨自和病人做善別,或者和家人一起和病人進行善別。

五、最好先準備好要說什麼。

說讓病人放心的話

馮以量和學員討論和病人善別時該說哪些話,眾人一致認為可以表達感恩之情、說一些讓病人放心的話、詢問病人要交代什麼、是否有心願未了、有什麼可以幫忙、道歉、道愛或和病人誦經或禱告。

盡管學員都認同道愛的重要性,但馮以量察覺,大部分學員坦承,最難說出口的是“我愛你”。同樣有大部分學員同意,自己臨終時,最盼望聽到至親對他道愛。

“這兩個答案很弔詭,這顯示我們最想聽到的,未必是最容易說出的。這為何有好幾個學員,當時異口同聲說,要立即在家庭建立道愛文化,否則臨終的一刻,愛依然無法說出口。”在華人文化,愛的表達是含蓄,甚至覺得彆扭,馮以量的看法是,若能在家庭中建立道愛文化,愛的能量就可順暢在家庭成員中流通,但無需刻意或勉強。

最想聽未必說出口

另外,學員提到,若自己是臨終病人,因為昏沉、無力或無法開聲回應親人的善別,最渴望聽到的是感恩或讓病人放心的話,其他善別的話,無需多說。

“其實說‘謝謝你’及‘請你放心’最重要及需要的。善別時,若什麼話都說不出口,請試<7740>說‘謝謝’,或是‘請你放心,我會好好照顧自己或家人……’。馮以量說,臨終病人光聽到這兩句話,會心感覺欣慰,那種放心和踏實感覺,彷彿是生命,終可以安心畢業,光榮離去。有家人的謝謝及肯定,未完成的責任有親友接棒,是很含蓄很棒的道別方式。

“雖然完美的善別,要牽涉四道人生:道別、道歉、道謝及道愛。但只要有任何是心裡覺得難說出口的,就請溫柔對待自己及對方,不需要所有話都說。請善待彼此關係。我們不需完美的善別,真誠、盡力就好。給自己及對方,多一點允許。”

道歉甭提傷心事

馮以量建議,謝謝和感恩的話,不妨多說細節及多回顧生命點滴,且越細節越好。然而,道歉的話,必須盡量大而化之,避免討論細節,從彼此的傷口勾起更大傷害。

“這時候可以試著說:有些事,我想讓你知道,其實我已經不放在心裡,也希望你可以不用把它放在心裡,我接受這件事已經過去。”

盡管和臨終病人善別是受鼓勵的,但前提是必須得到病人同意,禮貌及尊重對方,主動邀請及詢問對方意願。如果他不願意談,意味對方還未準備好,不宜進行善別的對談。家人可以換個方式,望著熟睡或昏迷的他,在心中默念或訴說,也可以握住他的手,在心裡細訴。

“臨終一定要關懷,關懷不一定要等到臨終”,這是馮以量多年來在本土落力推動臨終關懷工作,不厭其煩重複宣導的一句話。誠如他說,善終之前,其實最需要先學會善生,學習如何好好活著,也要學習如何好好和家人生活。”

許禮安:悲傷需淚疏導

在台灣當醫生26年,推動安寧療護22年,現任張啟華基金會執行長的許禮安醫生,談到悲傷關懷,感嘆社會不知如何對待遭遇生離死別的家屬,唯有自己成為家屬,親身體會生離死別之痛,才能體會安慰別人的話語和行動都很有問題。

“人不哭還算是人嗎?”許禮安要民眾好好反思,還笑著調侃,叫你不要哭的人才不是人。他說,悲傷的家屬需得到很好安慰,能哭是好事。他常告誡醫護員,若沒血沒淚寧可不做這行,不要把自己變成醫療機械人,更不要讓體制失去人性,否則只能稱是“工具”。

他提到,悲傷有親疏遠近之分,關係愈密,悲傷程度越強烈,悲傷時間也越長。

■悲傷很個人的事

“很多人不懂這道理,不解為何要悲傷這麼久,那是因為每個人跟死者的關係不一樣,沒有人知道你要悲傷多久,這是很個人的事。”許禮安鼓勵大眾通過畫或寫,表達對去逝者的思念和想法,讓悲傷適度渲泄。在台灣,非語言類的藝術創作,被認為有一定療愈效果。

醫療專業知識教育醫護員,若在病人面前落淚只會顯示你的不專業。但在安寧病房,護理師被允許抱著家屬一起哭,因為內在悲傷需要適度疏導,不能刻意堵住。

許禮安經常主講和安寧療護課題,也常告知學員,敢哭敢笑才是真人,不要在人前選擇當假人。很多人敢在人前假笑,但不敢在別人面前真哭。

悲傷無須抑制

他認為,大眾必須接受,悲傷是情緒,當身邊人遇到生離死別,你要對方抑制悲傷不人性要求,除非你能讓對方的親人復活。

“請練習活得‘目中無人’,不要為了別人而抑壓情緒,更不要違背心理而病態活著。”人生苦樂相伴,不能只有快樂而沒有痛苦,親人死沒有不悲傷道理。強迫自己壓抑悲傷是制造心靈的傷口,刻意忽視,反而造成傷口不斷往內潰爛,晾開傷口雖然痛苦,卻是自我療傷最好方式。

親人離世,家人需要悲傷關懷,但關懷必須建立在一定信任程度上。“節哀順變”、“你要堅強”、“不要哭了……”、“人死不能復生”等是我們經常用來安慰人的話語,但諸如“節哀順變”等字眼,在許禮安看來,無異是成語廢話。他直言勸慰喪者要早日走出悲傷,是以善意為壓迫,形同間接給對方兩巴掌,一巴掌意味悲傷是壞事,必須盡快走出來,第二巴掌是責怪對方動作慢。

■安慰話如同摑

“請尊重每個人的自主權,讓對方以自己的速度和步調,體驗和經歷悲傷,逃避只會延長悲傷歷程,不允許哭終有一天會情緒崩潰。”

許禮安強調,如同治水,悲傷需要疏導,不能圍堵。當喪親者流淚,請不要立刻遞出紙巾,這舉動無疑是要堵住別人的淚管,自以為是的善意,喪親者可能詮釋為“我哭得很難看”。讓悲傷者放聲大哭,盡情渲泄一段時間,等到對方需要,再遞出紙巾也不遲。

如何幫助經歷喪親失落的人?許禮安提出以下建議:

  • 做什麼?

1.即使沒話可說或沒事可做,只要在他們的身旁就好。

2.讓你有點利用價值,甚至只坐在那裡陪著掉眼淚,或一起看電視節目也可以。

3.傾聽及專注聆聽,是認同他(她)的感覺。

4.尊重每個人對尊嚴的需要。

5.鼓勵他們多做運動,邀他出去散步或跑步,而不是逼他去。

6.要鼓勵他們自立,不要搶著替受創人,做他們可以做的事。

  • 說什麼?

1.只有在你真的有這樣感覺時,才可以說:“我知道你的感受”。比說這話更好的方法是,藉由在場傾聽,從行動表現出關懷。

2.不要把誠實和直言攪混,如果判斷力出差錯,就變成坦率不客氣。

3.多用幽默方式,但要小心使用。太快下的聰慧評語,容易造成矛盾效果。

4.不知道說什麼,就什麼都不要說,或者說:“我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5.說的話和表現的行為要實際,從現實和實際的日常生活提供幫助。

21-9-2017

星洲日報

廣告

About Josephine Ho Lee Ping

何俐萍(Josephine Ho );《星洲日報》東馬區副執行編輯。 畢業於大馬新聞資訊學院;中學在砂拉越詩巫的公教中學修讀。 1996年加入《星洲日報》,在砂拉越詩巫擔任記者,過後,擔任新聞編輯,隨後,於2012年升任砂拉越高級新聞編輯。2018年2月升任為東馬區副執行編輯。 何俐萍在砂拉越《星洲日報》撰寫〈情懷大地〉專欄;同時,也在《星洲日報》全國言路版的〈綿里藏心〉專欄中發表文章。 何俐萍擅長於政治新聞、評論、副刊文稿等。她曾多次在獲得新聞獎。 何俐萍的聯系電郵: hleeping@gmail.com
本篇發表於 特稿。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