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你到最後系列3:推動生命末期照顧。最大阻力 在醫生

星洲日報

知道蔡兆勳這三個字,是隱約記得曾在書局翻閱一本有關安寧照護的書籍,作者正是蔡兆勳。一次台灣安寧療護考察行,來到台大醫院家庭醫學部,終于見到本尊。

個子矮小,身披白袍的蔡兆勳,予我難以言諭的親和力。初見面。他卻自我調侃,自己雖是非常文靜之人,一旦打開和緩和醫療有關的話題,頓時像換個人似,自嘲變得“長舌”。獨特的開場白,確實讓我對他印象深刻,自貶為“長舌”之人,若不是對工作崗位全情投入,怎會在回憶湧上心頭時,感觸如泉湧?

作為台大醫院家庭醫學部主任,在蔡兆勳的身上絲毫感覺不到專業人士的架子,言談間多次提起照護病人有很多的感受和收獲,謙稱病人和家屬是醫療人員學習的對象。台大醫院的緩和醫療病房由家庭醫學部負責,蔡兆勳說,病人和家屬的經歷和遭遇,也在教導醫療人員學會如何照顧下一個病人,是經驗的累積。

■豬哥亮 安寧走完人生

再次“接觸”蔡兆勳,是在有台灣秀場天王之稱,知名綜藝節目主持人豬哥亮于今年5月15日因大腸癌病逝后,蔡兆勳在事隔3周后撰寫一篇“陪豬哥亮大哥走完人生最后20天”的文章。這是一篇有別于一般的醫學文獻資料,透過蔡兆勳的筆調,讀者了解的不僅是昔日巨星鮮為人知的一面,也從他的描繪中,讓人看到這位醫生如何到位、細膩在照顧末期品質,減輕他肉體的不適,也努力緩解他心靈的痛苦。

安寧療護以提升病人的生活品質為目的,為了症狀緩解、減輕病人不適,低劑量放射治療、輸血、點滴、各式檢查和藥物等若有需要都會給予,但是僅會拖延瀕死過程的心肺復甦術及維生醫療等處置就不適合做。

另外,安寧療護特別提供全人(身、心、靈)、全家、全程、全隊的照顧,比如會有宗教師、心理師來關懷,護理人力比也比一般病房多,努力讓病人及病家身心平安。

■讓臨終者 好好走

蔡兆勳說,推動生命末期照顧最大的阻力其實在于醫生,既定的醫學觀念教導醫生必須用盡辦法搶救病人,延長病人的生命,但安寧療護強調和重視的是給病人有品質和尊嚴的生活,讓病人好死,而不是歹死。但來到安寧療護病房的病人不意味是等死,實際上也有不少病人在病情穩定后由家人帶回家照顧,少部分在醫院的居家照顧系統下,由醫護人員定期追蹤照顧。

“醫療原本重視的是身體,但若深刻去了解,家靈照顧的需要遠超于肉體的痛苦,心理和心靈的痛苦程度是無法用尺衡量。當病人的肉體走向衰敗,如何能改善病人的生活品質,除了減輕肉體的痛苦,便是改善他的心境和感覺,這不是傳統醫學可以做到的。”

“你願意別人幫你洗澡嗎?”蔡兆勳突然拋來問題,換我愕然。在安寧療護病房,有不少病人連幫自己洗澡的能力都沒有,對病人而言,那是尊嚴的損傷。有了洗澡機,讓病人可以找到久違的舒適。病人雖然很虛弱,身上也插滿很多管路,在志工的協助下利用洗澡機進行專業的清理,無形中為家屬和病人創造良好的互動。清洗的過程,也讓志工從病人無法為自己清洗的苦,思己及人。

蔡兆勳自嘲因為這份工作而幾近禿頭,他坦言這份工作的不容易在于必須用心去聆聽病人和家屬的狀況,盡管耗神耗力,卻從別人的身上學習到不同人生狀況。放映機打出臉色紅潤,鼻樑夾著眼鏡的老奶奶和顏悅色和蔡兆勳對話的照片,若不是蔡兆勳主動說出答案,難以相信老奶奶住院不到兩周已逝世。

“這就是安寧照顧的價值,帶給病人心靈的安定,肉體的痛靠吃藥可以緩解,但心靈的痛無藥可治,唯有靠照顧者給予協助,讓病人有能力應對這場人生重要的考試。”

年輕媽媽畫作表心意.美術治療 紓緩家屬情緒

年輕的媽媽面對不可逆的病情,最大的痛苦不是肉體的折騰,而是捨不得孩子,這是藥物無法克制的痛。要跟年幼的孩子訴說骨肉終將分離的殘酷更是難以啟齒,在安寧療護下透過美術治療師的引導,年輕媽媽透過簡單的畫作表達對孩子的愛,年幼的孩子在塗鴉中,表述希望一直當母親心中的乖小孩,這對生命已走向盡頭的年輕媽媽而言,孩子借畫訴心意對母親發揮很重要的“安心”作用。如蔡兆勳所說,這比為病人注射麻醉藥讓她安睡效果更好。蔡兆勳被母子之間透過畫作表達情意動容,請年輕媽媽允許他借用兩人的畫作和照片當教材,年輕媽媽不但爽快答應,還叮囑蔡兆勳不必因為顧忌而在她的面容打馬賽克,唯一條件是贈送一份教材給她,作為留給孩子的生命禮物,即使將來離開了,孩子也會謹記母親曾經努力、勇敢過。

安寧療護強調“四道人生”,要及時道歉、道愛、道謝和道別,在生命畫下句點前,以“四道人生”作為病人和家屬之間最珍貴的禮物。但在情感相對含蓄和保守的東方社會,要讓病人和家屬互相道歉、道愛或道謝,必然如刺鯁喉,難以暢所欲言。在台大醫院的安寧病房,志工和醫療團隊人員透過不同的活動,例如主辦音樂會,把病人和家屬聚集在一起,營造互動及相互訴心聲的機會。

台大醫院是台灣第三家設立安寧緩和醫療病房,公立醫院則屬第一家,目前有17個床位、一間多功能祈禱室、一間附有按摩洗澡機的盆浴室、交誼廳及空中花園等。病房團隊成員包括醫生、護理人員、臨床心理師、社工師、臨床宗教師、藝術治療師和志工。照護特色包括針對末期癌症疾病以及非癌症末期疾病的舒適照顧、整體性的症狀評估及控制、心理支持及社會評估、靈性照護及死亡準備、多專業團隊整合性照護及病人和家屬的哀傷撫慰。

在安寧病房,社工不時主辦不同的活動,給病人和家屬制造溫馨相處的時光,當病人離世后,昔日的相處回憶成了生者最美好的記憶。經過病房外,貼滿照片、各式卡片和信箋的佈告欄,讓我忍不住佇足一一細看及詳讀。照片是社工在每月主辦的慶生會上,為病人和家屬拍攝。蔡兆勳告訴我,經常照片貼上佈告欄不久就不見,家屬經過看到了忍不住取下帶走,薄薄的一張照片,印刻和至親最美好的相處時光。盡管貼上不消多時便被順手牽“照”,蔡兆勳聳聳肩攤手對我說:“沒關係,本來就是要留給他們(家屬)呀!”

死亡是常態.平常心面對

病人過世,家屬的悲傷還在,社工室的關心未止步,持續透過主辦不同的活動,邀請家屬參與,了解家屬的適應狀況,適時提供悲傷輔導。

蔡兆勳坦言剛始對安寧療護不了解,還是家庭醫學科的住院醫生時只知道在訓練計劃中包含第3年必須學習照顧安寧病人,未料自己一投入學習照顧,越是有感受,越是愛上這工作。當醫療照顧面對瓶頸,病人的身體狀況持續在退步,即使明知病人有可能在短時間內離開而又能給予他最后有品質的生活,對照顧者是莫大的寬慰。

安寧病房經常上演死亡和悲傷的畫面,心情的難受和不捨可想而知,唯蔡兆勳說,當你理解死亡是常態,不斷想通,就不需要刻意調適。

“人都不能避免會死,能做到讓病人安心、家屬安心、照顧者安心,不是最美好的事情嗎?”

■志工變癌患卻看不開

面對死亡,要豁達看待,談何容易?蔡兆勳提到有個志工自台大醫院設安寧病房后即來當志工,后來被診斷罹患癌症,身份從志工換成病人,其他志工同道每周都來探視關懷他,有個女志工遇到蔡兆勳即說:“xx志工在這里都20年了,怎麼還放不下,看不開?”,蔡兆勳沒有正面反駁,只是拍拍對方的肩說:“面對死亡要有智慧,可能你跟我也沒有足夠的智慧,因為我們還沒有遇到,遇到了也不曉得會怎樣,自己遇到了才知沖擊有多大!”

住入安寧病房的病人,理性上對死亡應該都有心理準備,但感性上,內心裡卻抗拒面對,害怕的心情需要同理心看待。蔡兆勳常勸勉年輕醫生,必須了解病人怕死的心情才能照顧他們,不要埋怨病人已躺在安寧病房還凡事斤斤計較,連增加多一點瑪啡劑量都不同意。

“增加瑪啡代表疼痛不止,對病人,不正意味更靠近死亡?有些照顧者容易和病人起沖突是因為不能理解病人在情感上調適不過來,當你能理解時就不會動輒發怒。”

末期病人心靈的痛苦其實不亞於肉體的痛苦,但過去經常被忽略。安寧療護希望幫助末期病人同時減輕肉體與心靈的痛苦,享有平安和尊嚴,這才是善終。

20-9-2017

星洲日報

廣告

About Josephine Ho Lee Ping

何俐萍 (Josephine Ho );《星洲日報》東馬區副執行編輯。 ●砂拉越文化研究學會理事 ●畢業於大馬新聞資訊學院;中學在砂拉越詩巫的公教中學修讀。 ●1996年加入《星洲日報》,在砂拉越詩巫擔任記者,過後,擔任新聞編輯,隨後,於2012年升任砂拉越高級新聞編輯。2018年2月升任為東馬區副執行編輯。 ●何俐萍在砂拉越《星洲日報》撰寫〈情懷大地〉專欄;同時,也在《星洲日報》全國言路版的〈綿里藏心〉專欄中發表文章。 ●何俐萍在吉隆坡天主教《橋樑》雙月刊撰寫〈童心童行〉專欄,同時,也在新加坡天主教刊物《海星報》、砂拉越古晉天主教刊物《天窗》撰寫專欄。 ●何俐萍也在一些時事、政治課題上,受邀在百格網絡電視(Pocketimes.my)、City Plus fm電台發表評論。 ●何俐萍擅長於政治新聞、評論、副刊文稿等。她曾多次在獲得新聞獎。 ●何俐萍的聯系電郵: hleeping@gmail.com
本篇發表於 特稿。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